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聚散終有時(手鞠中心)番外03——姐弟

*這次是鹿代的視角!
*透過鹿代看砂忍村三姊弟的相處方式,我覺得是一種很新鮮的感覺
*老樣子前面的連結等我開電腦再來貼!
*下一次更新應該是本篇!
*感覺快要可以串成第二部的番外怎麼破哈哈哈
*私設如山,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奈良鹿代。
我有一對像是冤家般的父母,媽媽是比較強勢的女性,儘管如此,爸爸也一直都能夠很好的駕馭媽媽。
最初所烙印在心上的,是媽媽總是充滿自信而豪爽的神情。
原以為我的媽媽就是這樣一個女中豪傑,畢竟連爸爸都這麼形容媽媽。
但在舅舅們來看看媽媽過得怎麼樣時,我才看到媽媽原來也有所謂的溫柔。
爸爸說,媽媽與舅舅們經歷了很多我們想像不到的事情;說媽媽的生活很辛苦,但也因為如此,媽媽才能夠像這般支撐著整個奈良家。
我原先是贊同的,因為媽媽對我來說就像是英雄一般的存在。
後來我跟舅舅們慢慢的熟稔了起來,舅舅們閒暇時會陪我玩耍、教我忍術,而每當這時候,媽媽便會坐在長廊上,靜靜的看著我們。
像是察覺到媽媽的視線,我愛羅舅舅總會突然就操縱沙子,朝媽媽展開攻勢。
最開始的時候,媽媽的表情似乎有些驚訝。
但她還是非常漂亮的避開了我愛羅舅舅的攻擊。
「還以為妳的身手退步了,看來手鞠妳還是能夠勝任暗部隊長跟風影護衛的嘛。」
勘九郎舅舅在媽媽避開了攻擊時開口,而我也看見了媽媽眼中動搖的情緒。
接著我看見媽媽搖搖頭,露出有些苦澀的笑容。
「勘九郎,這種話少講一些。你也知道我的立場很為難吧?」
我不懂媽媽的意思。但舅舅們卻露出了了然於心的神情,勘九郎舅舅更是尷尬的撓了撓頭。
「抱歉,手鞠。一時習慣了以前的說話方式。」
勘九郎舅舅向媽媽道歉,但我比較在意的,是為什麼舅舅們都沒有稱呼媽媽為「姐姐」?
爸爸曾經教導過我,說輩分是很重要的,所以稱謂什麼的都不該省略。
像是察覺到我困惑的視線,我愛羅舅舅靜靜的望著我,他平靜無波的眼神像是在等待我開口。
「怎麼了,我愛羅?」
率先發現不對勁的勘九郎舅舅,比起向我這個小孩提問,選擇了向我愛羅舅舅提出問題。
「你問鹿代。」
本想搖頭的我,在接收到媽媽的視線後放棄了掙扎。

「為什麼你們都不叫媽媽一聲姐姐?」
我看著媽媽他們三人互看了下對方,接著率先開口的人是勘九郎舅舅。
他說:「手鞠是姐姐啊。只是,比起這些流於形式的表面,我們已經習慣稱呼對方的名字了。」
媽媽稍微露出了笑容。
她說:「出任務的時候絕對不能讓對方摸清底細,如果知道我們有血緣關係,難保不會成為一個弱點。我們從不給對方稱謂。」
我有些不能理解。
接著我愛羅舅舅開口,他以有些壓低的嗓音說:「最開始應該是因為我的緣故,所以手鞠跟勘九郎都絕口不提稱謂吧。」
「少臭美了。當初提了的時候你怎麼頂撞我的?居然跟我說從來沒把我們當作兄姐。」
勘九郎舅舅沒好氣的說著,而我則略帶訝異。
我愛羅舅舅看起來那麼沉穩的人,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就是爸爸所謂的,經歷過許多事情嗎?
此時,我聽見媽媽輕輕傳來的笑聲。
我沒見過媽媽這樣的笑容。
像是想要放聲大笑又想給勘九郎舅舅一個面子,媽媽抖動著雙肩、摀著嘴笑得開懷。
「手鞠妳就繼續笑,妳都不知道妳不在以後我愛羅這傢伙多變本加厲。」
像是逮到機會似的,勘九郎舅舅突然告起狀來。
同時間,我愛羅舅舅的沙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他甩了出去。
清脆的碰撞聲傳來,接著我看到媽媽像是遏止不住笑意一般抱住了我愛羅舅舅。
雖然不知道媽媽說了什麼,但在她放開擁抱我愛羅舅舅的雙手時,我看見媽媽的眼眶紅了。
「我愛羅,你把手鞠惹哭了?」
剛從屋外走回來的勘九郎舅舅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眼神來回看著我愛羅舅舅與媽媽。
「是你把手鞠蠢哭了吧。」
我愛羅舅舅冷冷的開口,勘九郎舅舅霎時站在原地,神情變得有些尷尬而不知所措。
「你今天對我的攻擊力特高啊。」
「好了,我說真的。謝謝你們像在砂忍村時那樣,在我面前鬥嘴,為的就是逗我笑。」
媽媽抱住了舅舅們,說完這句話之後的媽媽將表情埋在了舅舅們的肩膀上,我看不見媽媽的表情。
但我想,媽媽的眼眶應該會比剛才還要紅吧。

夕陽西下時,火紅的落日餘暉灑在了庭院內。
我看著媽媽與舅舅們切磋身手,舞動扇子的同時我彷彿看見了媽媽年輕時的模樣,自信而美麗,像是綻放在沙漠的高嶺之花。
我想,爸爸就是喜歡上了這樣的媽媽吧。

注意到我被晾在一旁,媽媽朝我招了招手。
我走過去,媽媽牽過我的手,說:「鹿代,中忍考試可不要讓你的舅舅們失望了。你可是我手鞠的兒子,知道嗎?」
我聽出了媽媽的意思。
她希望我是個能讓她驕傲的孩子,這或許也是證明媽媽價值的一種手段。
我毅然決然的點點頭,回頭看著媽媽,朝她露出了與爸爸有著幾分神似的笑容,說:「雖然很麻煩,不過為了媽媽,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啦,鹿代。」
勘九郎舅舅拍了拍我的肩膀,朝我豎起了大拇指。
「嗯。」
相較於勘九郎舅舅的熱情,我愛羅舅舅像是平靜的湖面般,絲毫沒有激起漣漪。
我對這樣的我愛羅舅舅感到十分好奇。
「我愛羅舅舅,如果我表現夠好的話,你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看著提問的我,他不假思索的點了點頭。
「好。」
「那,如果我順利成為了中忍,你可以告訴我你的故事嗎?」
聽說我愛羅舅舅曾是人柱力,我對於這件事感到非常好奇,我想知道我愛羅舅舅與尾獸之間的事。
我想知道他們是不是如同七代火影與九尾之間,有著深厚的羈絆。
我想跟其他人說,我有個不輸給七代火影的風影舅舅。

「如果你順利成為中忍,我會遵守約定告訴你。」
得到了我愛羅舅舅的承諾,我一定要考上中忍。
看著媽媽,我露出了與她有些神似的笑容。
「媽媽,期待一下我的表現吧!」
「你啊,別像你爸爸都提不起勁來我就很滿意了。」

對於媽媽的話,我們幾個人笑成了一團。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