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深夜60分「柯布生日」

※原來明天柯布生日,糟糕我根本跟他不熟(都在冰箱)

※微柯沃(?

※哇啊我到底在寫什麼QAQ

※請當作本家日常拜託

※喜歡柯布的太太們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的 

 

「大小姐。」

大小姐停下正在拼拼圖的手,抬頭看向叫她的梅倫。

「您忘記了嗎?明天是柯布先生的生日哦。」

人偶眨著眼睛,像是在思考梅倫的話是真是假。

「…沒印象。」

梅倫嘆了一口氣,與大小姐沒什麼交集的戰士就是這點讓他困擾。

正因為沒有交集,大小姐不會去記與那位戰士有關係的事物。

更何況是生日。

「那,他喜歡什麼?」

…這還真是困難的問題啊。

梅倫揉了揉太陽穴,這個問題問他真是個錯誤。

他沒有與柯布太有交集、而且他也沒興趣記得每個人的興趣。

「我去幫您問問吧。」

 

走在長廊上,梅倫思考著誰會與柯布較為要好。

果然首選還是那個孩子吧?

走到沃蘭德房間門口,梅倫舉起手敲了敲門。

裡頭有孩子的嘻笑聲。

房門打了開來,沃蘭德與傑多不解的望著梅倫。

「您知道柯布先生的興趣嗎?」

嘖。

梅倫清楚聽見了沃蘭德的嘖舌。

看來似乎並不是很想提起柯布的樣子,少年一臉的為難。

「幫幫他吧,我想應該是大小姐問的。」

站在沃蘭德身旁的傑多推了推沃蘭德,梅倫這才看到沃蘭德一臉「好吧」的妥協意識。

「賭博吧,混黑道組織的不是喝酒就是賭博。」

「真是謝謝您了,沃蘭德先生。」

離開了沃蘭德的房間,梅倫返回聖女之子身邊。

 

「賭博?」

大小姐低下頭看著手上的拼圖,似乎對這樣的興趣感到有些困擾。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比起自己熟悉的戰士,柯布先生對她來說像是完全沒有接觸過的拼圖。

「我們、有很多副撲克牌,對吧?」

梅倫看向他們的大小姐,點了點頭。

「是的,撇除我身上僅有的一副撲克牌,布勞那邊應該還有剩好幾副才對。」

「所以要、開牌局嗎?」

「用這個來替柯布先生慶生嗎?」

大小姐思考了一下,輕輕的搖了搖頭。

「給柯布一個難忘的生日。不是簡單的慶生,可以的話、需要梅倫跟傑多。」

梅倫還沒搞懂大小姐的意思,腦部機能還在運作、尋找著各種可能的涵義,試圖找到最符合的解釋。

兩人沉默了幾分鐘,梅倫有些不確定的開口:「您的意思是要我們對柯布先生詐賭嗎?」

「嗯。他平常總是欺負沃蘭德吧?趁著生日的時候,給他一個難忘的回憶。」

完全的報復啊。

梅倫看著面無表情的聖女之子,仍是妥協的答應了這個指示。

通知了傑多,梅倫著手去跟布勞協調明天的慶生事宜。

布置上並不會很費工夫,畢竟只需要多搬幾張桌子出來就差不多了。

而這些準備工作會由布勞來完成,梅倫與傑多只需要知道怎麼樣將詐賭這件事做到天衣無縫就行。

 

「哈啊,對那傢伙來說大概會是難忘的生日吧。」

「真的要幫他慶生?」

聽到沃蘭德的問題,傑多對沃蘭德點了點頭。

「對喔,不過會很精彩。希望明天大小姐還能活下去。」

雖然應該是不用擔心才對,畢竟大小姐還有侍僧們以及里斯跟在身邊。

 

是一個陽光亮到很刺眼的早晨。

傑多把沃蘭德叫醒,拜託沃蘭德在十點的時候帶柯布到大廳便先去找梅倫確認今天的步驟與工作準備。

十點的時候柯布與沃蘭德便到了大廳,先與柯布同桌的另外三人是布列依斯、威廉還有凱倫貝克。

傑多看向梅倫,聳了聳肩。

他晚了凱倫貝克一步,沒來得及補進那個空位。

「似乎不用擔心啊。」

看著那桌的戰況,梅倫看著一直將柯布的牌壓在最底的凱倫貝克等人。

「夏洛特多虧你的關照了。」

凱倫貝克悠哉的看著手上的牌同時對柯布說道。

柯布移開了視線。

他嚴重懷疑那傢伙在記恨他對夏洛特說過「這裡不需要輔助角」這句話。

「還真是謝謝你三番兩次的搶走了梅莉的戰鬥。」

威廉看向手中的牌,雖然懷疑手上的牌可能壓不過柯布,不過仍然沒有減弱身上的氣勢。

柯布也記得這件事,可是那明明是大小姐讓他上場的。

「多虧你嘲諷過古魯瓦爾多啊,可以不要增加我的困擾嗎?」

布列依斯看著手上的牌,天知道那次他為了善後花了多少時間才讓古魯瓦爾多不再對其他同伴鬧脾氣。

柯布咳了一聲。

他可不是故意的,但是那次出任務之後他真的覺得帶著一個睡覺睡到天昏地暗的王子根本是一個錯誤。

天知道他們的大小姐為什麼覺得這麼做沒有問題。

 

「我覺得,沒讓他輸到一個極限他們好像不會放開他。」

傑多對站在一旁的梅倫說道,梅倫也點了點頭。

「我去問問看大小姐打算吧。」

聽見梅倫的報告後,大小姐眨眨眼睛。

「是嗎。」

放下手上的杯子,大小姐拍拍身旁的里斯。

「啊?怎麼了嗎?」

「蛋糕、給我。」

將手上的蛋糕拿給大小姐,里斯滿臉疑惑的看著她。

她走到了柯布身邊,拉了拉柯布的西裝袖子。

趁著柯布低下頭看她的時候,她將手上的蛋糕整個砸到柯布臉上。

「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個鬼。這根本就是一票人聯合起來報復我。』

柯布接過布勞遞來的毛巾將臉擦乾淨後這麼想著。

「…還真是謝謝。」

誰都聽得出來是諷刺。

里斯皺起眉頭,當然他覺得大小姐這次做得有些過火,可是也不能怪她。

是柯布自己得罪太多人才會變成這樣的、大概吧。

大小姐推了推沃蘭德。

看起來心不甘情不願的,沃蘭德交出藏在背後的生日禮物。

「生日快樂。先說好,禮物是大家一起準備的、跟我沒關係。」

 

『…更正一下好了,是個還不錯的生日。』

看著傲嬌的把頭轉開的沃蘭德,柯布暗自想道。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