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深夜60分「童話故事PARO」

※腦袋裡突然想不到什麼童話故事

※最後還是決定使用了這樣的故事,以小紅帽為基礎,加上一點自己的風格與構思

※自我設定有、故事不通順也許有,可以接受的話歡迎閱讀

 

很久很久以前,森林裡流傳著這樣的傳聞。

『太過靠近森林的話,便會被森林的黑暗吸引,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家裡哦。』

這是村子裡的每個人都家喻戶曉的傳聞、更是每個人都奉為教條遵守的不成文規定。

誰也不會讓自己的孩子靠近森林。

誰也不想讓自己的孩子離開自己。

 

「聽好囉,絕對不可以靠近森林。」

這麼提醒著夏洛特,凱倫貝克看著她。

「嗯!」

把白色的髮帶繫好,夏洛特提起放在地上的竹籃。

「那、我去探望伊芙琳了。」

「路上小心。」

離開家裡,夏洛特踏著輕快的步伐前往住在森林邊境的伊芙琳家。

伊芙琳是她在戶外玩耍時,偶然認識的朋友。

因為身體狀況很差的緣故,幾乎很少看到伊芙琳離開家裡到外頭遊玩。

那一天也是一樣。

遇到伊芙琳的時候,她的病正好發作了。

因為被教導過不能隨便拋下別人不管,夏洛特便帶著非常不舒服的伊芙琳回到她的住處。

接著她才知道,伊芙琳被稱為「森林邊境的魔女」。

但是也正是因為發生了這件事,所以她才能與伊芙琳成為朋友。

看了一下天色,夏洛特將外套的帽子拉上。

天空積著一層很厚的灰雲,看上去似乎隨時都會下雨。

然後她聽見了。

有個聲音在呼喚她。

 

於是、她邁開了步伐──。

 

對伊芙琳來說,今天是值得期待與高興的日子。

她一直都很期待的。

對於她唯一的朋友、夏洛特來探訪她這件事情。

但是今天的天空看上去十分不詳。

雲層厚重的堆積著,與其說看上去隨時都會下雨,不如說感覺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將從屋子外採回來的花用厚重的書籍做成押花,伊芙琳有點擔憂的看了看牆上的鐘。

時間是下午三點半。

與夏洛特約好的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小時。

可是她遲遲都沒有看到夏洛特的身影。

不安的感覺漸漸佔據她的心,猶豫了一下,她便下了決定。

套上外套,她決定出門去找夏洛特。

來的路途上有許多岔路,就這樣迷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希望夏洛特沒有出事。

然後踏出屋子的那瞬間,她聽見了。

有個聲音呼喚著她。

她從來也不回應那個聲音,因為那正代表著不祥與不幸。

但是今天她聽見了另外一個聲音,那是夏洛特的哭聲。

 

於是、她也邁開了步伐──。

 

凱倫貝克感到有些不安。

森林那邊有濃厚的黑暗氣息存在。

而且讓他感到不祥。

突然有點擔心起獨自出門的夏洛特。

他不喜歡使用那股力量、屬於惡魔的力量。

不過現況沒有讓他猶豫的機會。

屬於惡魔的直覺告訴他夏洛特及那個叫做伊芙琳的女孩子可能都有危險。

很快使用惡魔的力量找到了她們、位於森林中心的深處。

周遭潛伏著的黑暗異常濃厚與沉重。

毫不猶豫的踏進了森林,凱倫貝克逕直走到了森林中心。

依循著他很早以前便送給夏洛特的、具有他的力量的墜飾,他抵達了她們所在的地方。

 

「老師!」

夏洛特哭喊著,手腳像是被什麼壓制住一樣無法動彈。

身為惡魔的凱倫貝克看得十分清楚,那是黑暗纏繞住她的四肢而造成的。

一旁的伊芙琳倒在地上,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

這兩個孩子的狀況都不妙。

被黑暗吞噬是早晚的事,如果他不出手更是如此。

召喚出被惡魔棲身的小提琴──札吉,凱倫貝克勾起了冷笑。

沒有實體便不能與他抗衡。

更何況札吉是能夠奪取靈魂的小提琴。

以靈魂為食糧。

使用簡單的魔法讓夏洛特與伊芙琳聽不到琴音,凱倫貝克開始了他的演奏。

那是華麗而哀悽的演奏。

周圍的黑暗痛苦的扭動著,像是想擺脫什麼一般。

以奪走沒有實體的黑暗的靈魂為目的,直到曲目結束、黑暗潛伏回更深處之前,凱倫貝克都未曾停止演奏。

帶著兩個還年幼的孩子回到伊芙琳位於森林邊境的小屋,凱倫貝克等著兩位孩子醒來。

 

當夏洛特醒來的時候,伊芙琳也睜開了雙眼。

她們爬起身坐在床邊。

伊芙琳開口:「你是惡魔,對吧?」

沒有否認的,凱倫貝克只是平靜的承認了這件事。

「老師不是壞人,所以伊芙琳不要告訴村子裡的其他人,拜託妳!」

反倒是夏洛特,帶著著急的口吻央求著伊芙琳,希望她能保守秘密。

伊芙琳露出了輕笑。

她握住了夏洛特的手。

「沒問題的,我不會告訴任何人哦。正是他拯救了我們、我知道他與那些惡魔不同。」

頓了一下,伊芙琳接了下去。

「只是,可惜了夏洛特帶來的下午茶呢。」

在剛才的騷動中,竹籃裡的茶水與點心都已經變得沒辦法吃了。

露出了有些沮喪的神情,夏洛特不知所措的看向凱倫貝克。

「那麼,請妳來我們家吃晚餐吧?住下來也沒問題哦?」

幾乎沒有猶豫的,伊芙琳很快便點了點頭。

「晚餐就好。我要繼續在這裡,等待一個尚未回到這裡的人。」

將這場騷動當作他們之間的祕密,伊芙琳跟著他們回到位於村子裡的住宅。

 

對他們來說,日子仍是要繼續過下去的。

今天發生的事情也像夢境一般,遲早會有被遺忘的一天。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經過這件事情,她們也一定有什麼地方成長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