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深夜60分「塔羅牌」

※今天的題目好難寫,好的我已經做好被打臉的準備了(這設定遲早會被打臉啊我說)

※侍僧組今天只好繼續放置...(拜託我一定會還完的)

※塔羅牌我雖然很喜歡,但是涵義什麼的真的都不知道呢...

※自我設定有

 

拿著塔羅牌坐在瑪爾瑟斯對面,大小姐將手上的牌放在他面前。

依照瑪爾瑟斯的理解,那幾張應該是隱士、愚者、命運之輪、惡魔以及星星。

 

「怎麼了嗎?」

大小姐將牌朝瑪爾瑟斯推了推。

「是需要吾等解釋涵義嗎…?」

她點了點頭。

「這樣啊…就吾等的記憶來說,愚者似乎是表示無限的可能性;隱士則是在啟蒙之路上做前導;命運之輪一般而言是代表幸運的一張牌,意味著新的開始;惡魔則代表精神上的黑暗;最後的星星代表希望、和諧、療癒、平穩、寧靜與安祥……似乎是這樣的。」

像是若有所思的翻開身旁的卡冊,大小姐的手停了下來。

「瑪爾瑟斯。」

「怎麼了?」

大小姐移開了視線,似乎想說點什麼。

最後,還是只取出兩張卡片給他。

那是夏洛特與凱倫貝克。

 

「……吾等不明白。」

「星星、還有惡魔。」

大小姐眨了眨眼睛說道,她扯著衣襬、似乎非常緊張與不安。

「希望與療癒嗎?吾等不知道他們是否發生過什麼,不過如果是夏洛特小姐的異名:祝福者的話倒是十分相襯。」

大小姐看向在庭院裡與凱倫貝克練習聲樂的夏洛特。

卡冊上是這麼記錄的。

 

那是凱倫貝克剛成為惡魔之後不久。

他還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起碼並不熟練。

寄宿在小提琴中的惡魔一個月需要的靈魂份量相當多。

那次選中的目標是修道院。

在那邊的孩子無論死幾個都不會有人覺得可惜。

凱倫貝克還是很有原則的人。

至少他希望那些孩子能夠安詳的離開。

那也是他第一次見到夏洛特。

 

女孩膽怯的拉了拉凱倫貝克的手。

「先生,今天會演奏什麼樣的曲子呢?」

凱倫貝克盡量掛著溫和的笑容,蹲下來摸了摸她的頭。

「是修女所選擇的詩歌,為了帶給你們祝福。」

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仍然沒有鬆開手。

「……怎麼了?」

「先生、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她將手伸到口袋裡翻了翻,拿出一張塔羅牌遞給了凱倫貝克。

「修女姐姐說,星星代表希望、和諧、療癒、平穩、寧靜與安祥,我把它送給先生,希望能帶給先生這些感覺。」

她小聲的說著,遠處的修女大聲喊著她的名字。

「修女姐姐要生氣了,我先走了。先生,加油。」

邁開小小的步伐跑開,凱倫貝克也被另外幾位修女領著去做演奏的準備。

 

「請問,白衣白色髮飾的孩子叫什麼名字?」

聽到凱倫貝克禮貌性的問話,修女們稍微想了想。

「您是說夏洛特嗎?那孩子做了什麼嗎?」

凱倫貝克連忙搖頭否認。

「不,只是覺得被那孩子稍微鼓勵了一下。」

一面替小提琴調音,凱倫貝克一面聽著修女們絲毫沒有半點意義的談話內容。

刺耳的笑聲讓他覺得煩躁不悅。

他卻突然想起對宗教十分信任的母親說過:塔羅牌的惡魔象徵著精神上的黑暗。

就像他現在這樣。

將不需要帶上場的東西一一收入琴盒,凱倫貝克最後拿出來的是方才夏洛特送給他的塔羅牌——星星。

 

那是不必要的擔心與祝福。

畢竟他早就已經成為惡魔了。

但是夏洛特的眼神還是提醒著他,有人會替他感到擔心。

放下手上的小提琴,凱倫貝克拿出備用的另一把小提琴。

第一次。

他不想傷害這些孩子、不想奪走他們的靈魂。

如果這些孩子知道他是惡魔?

算了,也就只是一次演奏罷了。

為那些孩子們演奏著那些讚頌的詩歌,結束後凱倫貝克在準備室中收拾著東西。

 

叩叩。

敲門聲打斷了凱倫貝克的動作。

「怎麼了?」

一面問著,凱倫貝克打開了門。

那是小小的訪客。

「我記得……修女們叫妳夏洛特,對吧?」

她點點頭,帶有疑惑的目光看向凱倫貝克。

「可以問問題?」

「可以哦。」

繼續收拾著帶來的東西,凱倫貝克這麼回答。

然而夏洛特的問題讓他停下了動作。

「先生不是人類?」

「……怎麼會這麼說呢。」

盡量保持著平靜的語調,凱倫貝克還是帶著禮貌性的笑容。

「因為、耳朵,是尖的吧?」

凱倫貝克轉頭看著夏洛特。

啊啊,被看見了。

演奏著詩歌的惡魔。

何等諷刺。

「我是惡魔哦。」

夏洛特像是被嚇到一樣,神色驚恐的站在原地。

「趁我還不想殺妳的時候快滾吧。」

說完這句話,凱倫貝克看到夏洛特動了。

他本以為她會逃跑。

可是她卻朝他邁出了步伐,握住了他的手。

「就算是惡魔,也有悲傷、痛苦的事情。」

她將小小的臉蛋埋進凱倫貝克的手心。

「但是您的手仍然這麼溫暖,一切都會過去的。」

那是什麼也不瞭解的人才說得出來的話語。

儘管如此。

對凱倫貝克來說,或許他需要的就是這些。

 

他蹲下來摸摸夏洛特的頭。

「跟我走吧?」

 

卡冊上的記錄就到了這裡。

雖然是從梅倫手上偶然得到的塔羅牌。

在瑪爾瑟斯解釋下,偶然聯想到的部份。

大小姐對仍然很是疑惑的瑪爾瑟斯搖了搖頭。

「不,沒事。謝謝你,瑪爾瑟斯。」

「不會,能幫上忙是吾等的榮幸。」

 

沒錯,一切都會過去的。

無論那些事究竟是好是壞。

评论(1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