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深夜60分「歷史重演」

※看到這個詞的瞬間,我突然忘了定義

※不管是哪個都感覺寫不出來……

※雖然想著放棄但是還是想試試看,自我設定有,跑題大概有

※明天吃下午茶!(題外話意味

 

大小姐闔上手中的日記。

那些發生在過去的,開心、悲傷、喜悅、痛苦的每一件事情,她都不希望再發生。

那些屬於戰士們各式各樣的回憶:痛苦、難過,回到現世的他們如果可以不再一次上演的話……。

 

回到現世之後,每位戰士都找到了自己的目標與該做的事情。

夏洛特也不例外。

她知道她要找到凱倫貝克,因為她有事情必須告訴他。

用身上僅有的一點錢付清昨晚的住宿費用,夏洛特離開投宿的旅店。

豔陽高照、吹起的微風也暖烘烘的,戴上遮陽帽,她想著離開這個出身地之前先去拜訪一下曾經照顧過她的修女們。

踏著緩慢的步伐、將這個國家的景色收進眼底,夏洛特在中央廣場的噴水池前停下腳步。

以前便是在這裡看見正在演奏的凱倫貝克的,那時修道院正帶著他們參與義賣活動。

噴水池的水閃著粼粼波光,她看到水中倒映著的自己,與小時候相比已經較為成熟的容貌。

還有一份以前不會有的自信。

 

走到修道院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踏進孩子們與修女正在演唱詩歌的教堂,夏洛特摘下頭上的遮陽帽、順了順短髮。

樂音在這時到了一個段落。

「哎呀,這不是夏洛特嗎?」

看到修女驚訝又欣喜的說著,她微笑著給了修女一個友善的擁抱。

「妳應該沒有跟凱倫貝克先生同住了吧?」

夏洛特疑惑的看向修女,微微偏了偏頭。

「怎麼了嗎?」

「凱倫貝克先生最近有一些不好的傳聞,說是會利用音樂殺人。」

與那個時候一樣的傳言。

夏洛特記得那時她還年幼,但是那時候他們輾轉流離、最後只能在魔都定居。

「……沒那回事的哦?老師不是那樣的人,否則我就不能在這裡與您碰面、說話了。」

盡量保持著平和的語調,她稍微用力的握住了修女已經佈滿皺紋的手。

「……說的也是。」

聽到修女有些遲疑的話語,夏洛特鬆開手。

她記得那時候,他們應該已經啟程前往魔都。

若凱倫貝克還像那時候一樣不願意傷害人,那麽直接到港口去是最快的。

「抱歉,突然想起還有一些事情,下次我會來拜訪的。」

「一定要小心啊、夏洛特。」

與修女揮手告別,她往港口跑去。

 

港口的人很多,她還是一眼就看見了凱倫貝克。

如果是那時候,凱倫貝克就一定會殺掉在這裡的所有人,為了活下去。

「……這次,我不想再讓那樣的事情重演了。」

戴好遮陽帽並壓低了帽沿,在麥歐卡共和國的警衛隊沿著消息找到這裡的同時。

夏洛特拉住凱倫貝克的手轉進小巷。

她記得這裡的每條巷道,進修道院之前過著逃竄的生活便是家常便飯。

「……是誰?」

從身後傳來凱倫貝克的詢問,夏洛特仍然沒有停下腳步。

已經拐了好幾條小巷,思索著應該不會再有人追上之後她停下腳步。

遮陽帽隨著轉身的動作掉到地上。

那是凱倫貝克很熟悉的人。

正帶著純淨的笑容看他。

「夏洛特……。」

「從那邊回來之後我想過了,我不要一個人。」

她輕聲說道,帶著堅定的眼神看他。

她知道凱倫貝克會動搖,但是拒絕的機率更大。

所以她自顧自的接著說了下去。

「我不希望以前的事情再次重演,一個人承受什麼的再也不想了。帶著我一起,拜託你……」

那是幾近哀求的語氣。

沉默持續在他們之間蔓延。

 

良久,凱倫貝克嘆了口氣。

「妳長大了,已經能夠照顧自己。」

「那不一樣!即使我能夠照顧自己,您卻還在勉強自己。」

夏洛特是對的。

凱倫貝克當然知道再這樣下去只會讓那些事情重演。

「……即使會成為每個人的敵人?」

「只要老師認為這麼做是對的,我一定會追隨著您的步伐……對我來說,救了我的正是老師。」

凱倫貝克多少知道那是夏洛特鼓起勇氣、發自內心說出口的話語。

正因為夏洛特不會說謊。

「妳這孩子,真是傷腦筋。」

夏洛特笑了。

她知道那是凱倫貝克願意讓她同行的意思。

 

她想讓在另一個世界獨自一人的人偶少女露出笑顏。

直到現在,能聽見她祈求著不要重演那些悲劇的人說不定只剩下她。

所以。

「……放心,一定不會重演的。」

 

她以連凱倫貝克都沒聽清楚的音量這麼說,並跟上了凱倫貝克的步伐。

评论(1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