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深夜60分「階級」

※最重要的一點:結局虐,不要怪我沒說(#

※這是要架空嗎…

※這題目不會繁衍成長篇嗎我說

※好想睡覺…

 

這是階級社會的時代。

凱倫貝克家是帝國近郊權貴的資產階級,實際上來說便是很了不起的了。

所以當他領養了那麼一個女孩的時候,許多人都露出了嗤之以鼻的神情。

散播著「凱倫貝克也墮落了」、「明明是上流階級,偏偏還要帶一個骯髒的小鬼回家真不知道是安什麼心」諸如此類的評判。

 

年紀小的夏洛特徬徨的緊握著凱倫貝克的手,另一隻手則揪緊了胸前的衣服。

凱倫貝克看了一下夏洛特,露出了有點無奈的笑容並蹲下身。

「衣服會皺掉的哦,不要抓得這麼緊。」

夏洛特只是搖了搖頭。

領著她進家裡的時候,凱倫貝克的母親迎上前。

「啊呀、真是可愛的孩子。以後一定會成為很棒的侍女呢。」

話音剛落,她卻看見凱倫貝克皺起的眉頭。

「夏洛特是我領養的孩子,她不是侍女。」

「凱倫、親愛的,不能這樣子說。你帶回一個下面階層的孩子回來,想想看其他人會怎麼說?」

凱倫貝克將有些冰冷的視線移到了他母親身上。

「妳大可以當作沒有我這個兒子。」

 

從凱倫貝克領養夏洛特至今已經過了十幾個年頭。

現在的夏洛特16歲,穿著簡樸的白色條裙在音樂室裡歌唱。

今天練習的是名著「悲慘世界」中的《I Dreamed a Dream》。

曲子是凱倫貝克挑的。

夏洛特儘管不是很能理解他選曲的標準,但還是知道的。

這首歌與她自己有著共鳴。

 

儘管她曾想像著與普通孩子一樣在學校裡念書、交朋友。

但是曾經在學校裡待過的記憶卻鮮明的提醒著她階級的差異會影響他們的人際關係。

她正是因為這樣而休學的。

總比被人指指點點的說那是下面階層的廢物來得要好多了。

即便在家裡,也還有凱倫貝克會教她。

她的聲樂正是這樣不斷進步著。

 

「老師?」

看著若有所思的凱倫貝克,夏洛特疑惑的出聲叫他。

太難得會看到他不專心於教她唱歌了。

「啊;抱歉。只是選曲上似乎不太好…這部音樂劇也充滿著無力的規則與無聊的階級制度呢。」

「但是、很有共鳴哦?我覺得老師並沒有錯。」

相較於小時候的怯弱,現在的夏洛特要來的更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

雖然僅限於他們對話的時候。

 

這是凱倫貝克久違的演奏會。

距離上次的對話已經過了快一個星期。

「能夠完整詮釋《I Dreamed a Dream》這首歌的人,我認為只有夏洛特,所以妳要加油、振作起來。」

因為怯場而臉色蒼白的夏洛特鼓起勇氣點了點頭。

她偶爾也有不服輸的好勝心。

當凱倫貝克被取笑的時候更是如此。

她要用她的歌聲來讓那些人心服口服。

 

張開口,她唱出了《I Dreamed a Dream》這首歌。

一開始像是低語一般,帶著哭腔清唱著這樣的開頭。

凱倫貝克想:夏洛特的表現遠遠超過了他的預期。

她的情緒起伏表現得比練習時更好、更熟練,她的歌聲像是能夠穿透一樣的與靈魂產生共鳴。

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震撼。

一曲終了。

台下響起了如雷的掌聲,夏洛特靜靜的勾起了微笑。

這是屬於凱倫貝克的音樂會,來參加的人非常多。

她甚至在舞台上都能看見她從前的同學以錯愕的神情看著她。

她離開舞台,從後頭抱住了正在休息室裡替小提琴調音的凱倫貝克。

「表演很成功呢。夏洛特做了一個很棒的開場。」

她至此才真正露出了開心的笑顏。

「因為老師一直陪著我練習呀。吶、老師,我可以問問題?」

「怎麼了?」

夏洛特有些猶豫的看著他。

「為什麼、會領養我呢?」

 

凱倫貝克沉吟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嗯…只是一種感覺?我的內心對我說:『領養這孩子吧。』」

夏洛特眨了眨眼睛。

「就因為這樣而不顧階級嗎?」

「嗯?雖然階級也很重要,但是我更看重自身的想法呢。」

凱倫貝克這麼說著,同時拿著手中的小提琴站起了身。

「我去表演了。」

「啊、嗯,我會好好聽老師的演奏的。」

目送凱倫貝克離開休息室,夏洛特稍微揚起了嘴角。

聽到凱倫貝克那麼說的時候,她真的覺得很幸福。

倘若那樣的幸福能夠一直延續下去的話──

 

她踏出休息室,看見了昔日的同學們。

「…有事嗎?」

「妳還真是變得了不起了。」

帶刺的諷刺話語。

夏洛特眨了眨眼睛,看到亮出的小刀的時候轉身就跑。

但是、太慢了。

她錯愕的看著那把小刀沒入她的胸口。

「怪就怪妳自己明明是下面階層的卻還恬不知恥的留在我們面前吧。」

趴臥在地上,夏洛特覺得視線越來越模糊。

 

啊啊、會死掉嗎?

果然不可能,那麼幸福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