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白の呪い(夏洛特中心)

※我只是憤世嫉俗了一下

※夏洛特R1衍伸捏造

※黑化大概有


也許從得到了那樣的力量、成為了惡魔之後,他的復仇就一直往復、從未停歇。


夏洛特時常會看到他們的老師──凱倫貝克像是在思考著什麼,那個時候她總會覺得他特別遙遠。

每天清晨與蕾米一同盥洗的時候,捧著手中的清水、看到她自己的容貌的時候,她就會試著對倒影中的自己微笑。

下一秒便會意識到:夏洛特不是個普通人。

因為她擁有著那樣連她自己都感到害怕的力量、至今為止循環了多少次的時間?

對她來說,夢境跟現實像是毒藥。

隨著那樣的力量不自主的發動了那麼多次、時間不斷的倒回卻又向後流逝,有的時候一回過神來便會發現那時間點又回到了最開始的地方。

夏洛特時常會因為這樣而感到不安與恐懼。

而她眼中的凱倫貝克像是厭倦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凱倫貝克隱隱約約也是察覺到的。

每日的生活與記憶有種違和感。

並不互相衝突,卻隱隱有種不協調感,像是在暗示著他什麼,尤其與夏洛特說話的時候更是如此。

惡魔的力量時常像是失控一般的想對夏洛特傾洩而出。

他知道夏洛特每次總像是有話要告訴他一樣的前來找他,努力不懈。

而實際上是──每次對著夏洛特說:「對不起,現在有點忙呢,晚點再來找我好嗎?」的時候便是快要無法控制力量的時候。


隨著聖祭越來越接近,夏洛特在練習時失誤的頻率卻越發增加。

凱倫貝克自認他並不是聖人,也是會因為這樣的失誤而生氣的。

僅僅只是、看到夏洛特那樣欲言又止的時候便覺得或許她是有原因的。


今天,夏洛特告假在旁邊看他們練習。

領著聖歌隊練習的途中,凱倫貝克偶爾會分神注意一下一旁的夏洛特。

接著凱倫貝克便注意到了,夏洛特身上似乎有某種力量自發運作著。

「夏洛特?」

聽到凱倫貝克的叫喚,她像是受到驚嚇的小動物一般抬起頭看著他。

「怎麼了嗎?」

她的聲音顯得有些沙啞,原本就不是很大的音量如今聽起來更是微小,無論怎麼看都是重感冒。

「不、沒什麼,不舒服的話就躺著休息,沒關係的。」

聽見凱倫貝克的話,夏洛特輕輕點了點頭。

她僅僅只是因為凱倫貝克出聲叫住她、制止她使用了那樣的力量而感到高興。


結束了練習後,夏洛特有點搖搖晃晃的走到了凱倫貝克身邊。

「怎麼了嗎?」

「老師,我有個煩惱。」

思忖著這樣和平對話的狀態還能持續多久,凱倫貝克將視線再次投在夏洛特身上。

「那應該跟修女或神父說、不是嗎?」

夏洛特搖頭,拉住了凱倫貝克的手。

「只有老師不會把我當作生病的孩子、我只能跟老師說。」

「......好吧,那麼、是什麼事呢?」

蹲下來看著夏洛特的眼睛,凱倫貝克笑笑的詢問著她。

明明是溫柔的笑顏,在夏洛特看來卻毫無笑意。

冷漠的感覺從頭頂蔓延到腳,夏洛特覺得這樣的凱倫貝克是那樣的陌生。

儘管如此、她仍然將凱倫貝克當作能幫助她的人。


「時間,常常在我不注意的時候便會回到某個時間點。」

夏洛特吐出的話語與凱倫貝克感受到的違和感有著意外的重合。

「今天老師叫我的時候,我覺得很高興。因為這樣,那股力量終於沒有再失控下去,那個、所以......謝謝老師。」

「那麼,我也告訴夏洛特一個秘密。」

坦白說,凱倫貝克是想著要利用她的力量的。

若是能夠就這樣回到尚未與碧姬媞分開的時候的話──。

為此,就算告訴夏洛特她所敬愛的老師是個惡魔也在所不惜。


雖是這麼說,但他仍舊不是能夠狠下心來傷害眼前這個小女孩的人。


「夏洛特能擁有這樣的力量,一定是為了幫助誰呢。」

與凱倫貝克對視著,夏洛特眨了眨酒紅色的雙瞳。

敏銳的像是察覺到什麼一般的微啟唇瓣,吐出了凱倫貝克確實想過的想法。

她說:「那麼,老師需要這樣的力量嗎?」


少女站在湖畔,微風吹起了白色的裙擺。

「夏洛特,該走了。」

後頭傳來男人的呼喚,夏洛特收回眺望遠方的視線,再次看向了在清澈的湖水中倒映著的她。

她像以前一樣露出了微笑,只是這次不再覺得她不是普通人。

「好的、老師。」

跟上凱倫貝克的腳步,夏洛特興致高昂的哼著輕快的樂曲。

至今為止使用這樣的力量躲過了許多來自凱倫貝克曾簡短帶過的「組織」的追尋。

在凱倫貝克的引導下,這樣的力量得到了控制並學會如何去使用。

夏洛特也難得的不是平時的打扮、而是白裙與白色的長靴。

鞋跟踩在地面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叩叩、叩叩。

像是誰正敲響命運的大門。

只是誰也不知道,迎接他們的究竟是幸福或是絕望。


夏洛特默默的握緊了胸前的十字架項鍊。

凱倫貝克的復仇時至今日都還在持續。

夏洛特知道她不會阻止他。

『那麼、便伴隨著凱倫貝克直到終焉來臨吧。』

誰的低語這麼在夏洛特耳邊說道。


「是的、我會一直陪伴著老師到那個時候。」

夏洛特輕聲附和著那個聲音,露出了顯得天真卻又幸福的笑容。

她的耳邊傳來了低低的笑聲,對此夏洛特像是沒聽見一般的勾起了凱倫貝克的手。

「嗯?怎麼了嗎?」

「沒事哦。老師現在覺得幸福嗎?」

覺得夏洛特似乎那邊不太對勁,凱倫貝克仍舊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嗯,有夏洛特在我覺得很幸福哦。」


凱倫貝克的胸口傳來一股火辣的痛感。

夏洛特戴在身上的聖銀項鍊前端埋入了他的胸前。

溫熱的血液濺到夏洛特身上,凱倫貝克看見原本帶著微笑目送他的少女露出了驚惶的神情、發出了悲痛的哭嚎。

「沒事、的。」

凱倫貝克的話語絲毫沒有傳達到夏洛特心中。

略帶著冰涼的手碰到了夏洛特摀住臉的雙手。

他看到夏洛特震驚的望著他、淚水仍然不斷的順著臉龐滑落。

「沒事、沒事。我知道的......那不是、夏洛特。」


“因為、夏洛特是最溫柔的孩子。因為、夏洛特是最不會傷害別人的孩子。”

隨著意識墜入深淵,凱倫貝克來不及將這句話告訴夏洛特。

意識到凱倫貝克再也不會醒來,夏洛特有些茫然的看著沾染著凱倫貝克的血的手心。

她能想到的便是──

是她殺了老師。

是她殺了老師。

是她殺了老師。

是她殺了老師。

是她殺了老師。


「哈哈、哈哈哈......。」

她想,修女跟神父是對的。

她生病了。

不僅如此、她甚至犯了無可挽回的錯誤。

於是她使用了她的力量、讓時間回到了凱倫貝克被她殺掉之前、回到了她認識凱倫貝克之前。

「在進入教會之前殺死自己、便不會有那樣的事情發生了。」

她低語著,獨自走在人群中,卻忘了這個時候的她仍不會控制力量。


初踏入麥歐卡共和國境內的凱倫貝克看著頭頂上灰濛濛的天空。

「似乎快要下雨了。」

提著琴盒找到了歇腳處的凱倫貝克覺得有種奇怪的違和感。

黑髮的瘦小女孩穿著髒亂的衣服隨著人群移動、經過了他的面前。


時間仍未曾真正前行。

夏洛特望向落下傾盆大雨的天空、露出了絕望的笑容。


「我要詛咒這個世界。」

她輕聲說道,嗓音被覆蓋過去,淹沒在雨聲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