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祈願(凱洛、威梅)

※語無倫次的切換著視角

※算是追尋著自己的願望的女孩們的故事吧

※雖然我仍然沒有給予一個終點

※這樣也可以的話請繼續閱讀!


那是個陰暗而潮濕的小酒館。

濕冷的空氣帶著難以形容的寒冷沁人心脾,引起瑟縮在角落的幾個女孩子渾身顫抖著聚在一起。

「今天也要在這邊幫忙開店嗎?」

「應該是吧……。」

小小的女孩子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接下來的行程,一邊搓揉著發紅、凍冷的雙手一邊移動著自己的步伐。

「今天是誰要去添酒水呢?」

「好像是夏洛特跟梅莉呢,真可憐,今天的客人脾氣很差的。」

被點到名的兩個女孩有些畏畏縮縮的抬起雙眸,然而迎接她們的只是其他女孩們逃避的視線。

「沒關係,我會保護好梅莉的。」

夏洛特小小聲的說著,對梅莉揚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緊握著彼此的兩隻手都顫抖著。

誰都害怕今晚工作時受到辱罵或拳打腳踢,遑論她們只是嬌小而無力的女孩。

天仍然十分寒冷。

入夜後顯得更是如此。

 

手中拿著剛溫好的酒瓶與酒杯,夏洛特領著梅莉走進房中。

坐在房間中的是幾個看上去便不懷好意的大人。

「姊姊、我怕。」

身後傳來梅莉害怕的低語,夏洛特咬了咬下唇、將梅莉擋在自己身後。

「哦?想用自己來代替嗎?那倒也不是不行。」

她想頂嘴、反駁說她一輩子也不會將自己出賣給他們這種人,但是她說不出口,因為事實正是如此。

夏洛特還記得年幼的時候曾招待過非常溫柔的人,以溫潤的嗓音說她的名字真是個好名字。

那個時候的她覺得很幸福、很溫暖。

她將視線望向身後的梅莉,她記得梅莉也曾招待過一個十分關照她的人,那人比梅莉年長,據梅莉所說便是一個神情總是十分嚴肅,卻意外比誰都還細心、還懂得去照顧小孩的人。

像那樣有水準的客人一年都不見得能夠遇到一次,那個時候她跟梅莉彼此都覺得很幸運、卻忘記了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們該面對的是她們還能付出什麼來換取一個溫暖的住所、以及無虞的生活保障。

 

好可怕、好想逃跑、好想死,但是不行。

夏洛特儘管膽小也還是有自覺的,她是姊姊、必須要保護身為妹妹的梅莉。

那麼誰來保護她?

她望著眼前的男人,身體不聽使喚的顫抖著,一面在心裡喃喃祈禱著、渴望誰伸出援手救她。

而後她聽見了,像是水珠滴落在水面上的聲音。

清脆的發出了「叮」的聲音。

周圍變得黑暗,與方才髒亂擁擠的小酒館不同。

她看見眼前佇立著一個正值芳齡的少女,與她有著相同的面貌。

「是誰?」

少女像是意識到她在與她說話而回過神來望向她。

「夏洛特,這是我的名字、如果妳是要問這個的話。」

她聽到少女說出與她相同的名字,隨即大力搖頭斥責少女說謊。

「那是我的名字、是我的!」

稱自己為夏洛特的少女垂下眼瞼,露出了有點哀傷的神情。

「如果我不是夏洛特妳便會比較高興的話,那麼我說我不是也沒有關係。但是,這樣的謊言真的會讓妳覺得開心嗎?」

少女成熟而純真的口吻讓夏洛特感到厭煩,她感到憤怒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夏洛特說出了她心中所想、所感覺的,更大的原因是她覺得夏洛特才是真正的夏洛特,而她僅僅只是獲得了這個美好的名字。

「我到底、算是什麼呢?」

聽到她這麼說,眼前的少女露出了困惑的神情。

「妳就是夏洛特呀?我是夏洛特、而妳也是夏洛特,難道不可以嗎?就像梅莉與梅莉都是梅莉一樣,我覺得即便我們擁有同樣的名字與容貌,我們仍然是不同的個體,誰也不能替代誰。」

「說得可真輕鬆。」

少女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是呢,不過不久後的將來妳一定也可以的。因為妳也會遇見那個人。」

「誰?」

「能夠改變妳的人哦。」

 

她再次回過神來,梅莉阻擋在她與男人面前,努力的大喊著「不要碰夏洛特姊姊!」

她想起了剛才與那個少女的對話。

會遇到能夠改變她的人嗎?

「真好呢,能遇到那樣的人。我也──」

如果真的能像那個少女所言,她也想認真的活下去。

伸出手擁抱住擋在身前的梅莉,她聽見她的嗓音帶著堅定的訴說出她真正的想法──「我不要成為你們的玩物,總有一天我會離開這裡、為了我自己的幸福。」

 

 

夏洛特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感覺到了誰的視線而望向身旁、與凱倫貝克對上了視線。

「老師?」

「睡醒了?似乎做夢了呢,妳。」

夏洛特愣了一下,像是撒嬌一般的將臉埋進凱倫貝克懷中。

「夏洛特?」

她抬起酒紅色的雙眸望向他,微啟唇瓣說:「我覺得能遇到老師是我最幸運的事情了,所以我期望著方才夢見的女孩也能有我的這份幸福。」

少女誠摯而由衷的說著,凱倫貝克勾起了毫無笑意的唇角,摸了摸夏洛特的頭,像極了和藹的慈父。

「一定可以的哦。」

「騙人。老師根本不這麼認為,對你來說那只是我的天方夜譚吧?」

夏洛特笑笑的回應,卻還是窩在凱倫貝克懷中。

「但是,正因為老師是這樣的,所以我──」

夏洛特未竟的話語埋沒在寂靜中,她仰望著凱倫貝克,將剩下的話語全都埋藏了起來。

她其實很想告訴凱倫貝克的。

她有多麼需要他、需要到什麼境界。

 

“吶、老師,我一直都深愛著你啊。”

 

 

「威廉,你覺得怎麼樣才算是幸福呢?」

「唔、不知道呢。梅莉又是怎麼想的呢?」

小小的女孩仰起了頭望向反問她的青年,露出了讓人猜不透的笑容。

「對梅莉來說,只要能跟著威廉就足夠了呀?認識露緹亞姊姊、夏洛特姊姊,還有這麼多保護著梅莉、照顧著梅莉的人,不覺得這樣就十分幸福了嗎?」

抱著懷中的大象玩偶,梅莉以成熟的語氣訴說著自己的感受。

「說得也是呢。梅莉真是個容易滿足的孩子,真乖。」

「當然囉,不是自己的是不能強求的啊。」

與威廉並肩走在花園附近的長廊,梅莉朝威廉伸出了手。

威廉牽起了梅莉的手,再自然也不過的表現。

「威廉覺得呢?夏洛特姊姊能得到幸福嗎?」

「梅莉所看見的又是什麼?」

聽見威廉的反問,梅莉聳了聳肩。

「是什麼呢?」

 

“如果真的有神的話,梅莉希望夏洛特姊姊能夠幸福。”

 

每每只要想起在星幽界恢復記憶而返回現世之後的那段對話,夏洛特就覺得心裡十分難受。

「明明有著想要說的事情的……!」

在人群中茫然的佇立著,夏洛特有些沮喪的垂下了肩膀。

明明再清楚也不過的。

這次沒有人會對她伸出援手,沒有人會對她說:「夏洛特,要一起走嗎?」

「我……」

她抬起頭,像是下定了決心。

這次無論如何她都要找到凱倫貝克,然後她要對他說她不能沒有他、她想繼續跟他一起走下去。

 

「夏洛特姊姊。」

「梅莉?」

梅莉露出了笑容,身邊跟著威廉,那是讓人稱羨的光景。

「梅莉可以幫忙喔,需要幫忙的吧?」

「嗯,確實需要幫忙呢。」

她以柔和的嗓音回答,朝女孩伸出了手。

「偷偷告訴夏洛特姊姊一件事情。」

「嗯?」

梅莉有些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那個小小的夏洛特姊姊最終得到了幸福哦。」

夏洛特楞了一下,發出了輕笑。

「這樣啊。」

 

還是明白梅莉的含意的。

夏洛特會得到幸福。

她會努力、無論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正是如此,對吧?老師。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