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祈禱(凱倫貝克、夏洛特)

※CWT39第一天結束

※來個短打w

※渴望著幸福的少女與人偶

「這次一定要幸福啊。」

輕輕撫著有些褪色的書皮,纖細修長的手指劃過燙金的字體,白色少女輕聲說道,像是祈求又像是哀求。

 

年幼的夏洛特回過頭,側耳傾聽著方才誰的囈語。

然而回應她的只是一陣寂靜。

「夏洛特,怎麼了嗎?」

聽到前方傳來修女有些擔憂的問話,夏洛特揮舞著小小的手說著「沒事」。

剛才的聲音很溫柔,像是愛護著她的母親。

賣力的踏著小小的步伐追上已經有些距離的修女與同伴,夏洛特望向了教堂的玻璃映照出的藍天,小聲的說了「我很幸福」。

 

白衣少女露出了恬靜的笑容,用哀傷的語調及幾乎聽不見的音量說:「我那個時候也是,真的很幸福,夏洛特。」

 

年幼的夏洛特時常跟著教會的玩伴一起到戶外去玩耍。

那是很快樂的每一天,無論是對誰來說都是。

直到那一天,教會被大火吞噬殆盡。

夏洛特與幾個逃出教會的孩子傻愣愣的望著燒成灰燼的教堂以及來不及逃出的其他人焦黑的屍體。

夏洛特只覺得臉頰濕濕的,隨後便與其他孩子們抱成一團哭在一起。

她覺得很痛苦。

她再次聽見那個囈語,溫柔的對她說「不要哭,要堅強的活下去」。

夏洛特想了想,是啊、必須活下去,即使沒有了家。

家可以再找,就算他們一起創造也未嘗不可。

但是人生只有一次,就算很痛、痛到幾乎不能呼吸也要咬牙撐下去。

否則一定會後悔,因為這樣的他們愧對了那些逝去的人們。

 

「是啊,擦乾了淚水就要往前走。」

白衣少女喃喃自語著,站起身走到書架前,抽出了一本有些厚重的相簿。

裡面滿滿的都是夏洛特幸福的笑顏,身旁有那個重要得無以復加的男人的陪伴。

「老師,我是那樣的想念你…。」

即使只剩下了一個人,也仍堅信著他會回來。

然而──她卻因為這樣的信念而迎接了死亡的到來。

「一定要幸福,拜託了、夏洛特…。」

白衣少女看著眼前的景象,柔聲的祈願著。

 

年幼的夏洛特回過頭望向因遙遠而變得有些模糊的教堂殘骸,視線移向了變得有些火紅的天空。

那個溫柔的囈語帶著哭泣的嗓音。

夏洛特不懂,為什麼要為她祈求幸福?

是逝去的母親嗎?

不──夏洛特覺得她該是清楚的。

那個聲音跟她如出一轍。

「祈願著我能得到幸福嗎?那麼,妳是如何不幸的呢…?」

甩甩頭,夏洛特追上同伴們。

然後、他們被其他教會的修女帶回了另一間教會,並在那裡與凱倫貝克邂逅。

 

 

「夏洛特,走吧。」

看著走進她房間的聖女之子,夏洛特闔上手中那本有些褪色的書。

「好的,今天也讓我為您盡一份力吧,大小姐。」

她跟在聖女之子身後離開房間,輕輕的將房門關上。

“不幸福嗎?”

夏洛特笑了出來,輕輕的搖了搖頭。

在這裡再次遇見了那個人,她感到十分幸福。

這麼認為的她一定哪裡出了問題,但她卻毫無後悔的感覺。

「但是,這不是真正的幸福啊。所以,不要跟我一樣。」

 

年幼的夏洛特很喜歡凱倫貝克。

可是這樣的她卻隱隱約約感覺到這並不是那個帶著哀傷與溫柔的夏洛特希望她得到的幸福。

儘管並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卻感覺像是這樣便會重蹈覆轍一樣。

那麼、是要她別喜歡上凱倫貝克嗎?

「這樣的妳真的會快樂嗎?吶、夏洛特…」

 

像是聽見了稚嫩的嗓音,與聖女之子一同出征的夏洛特停下了步伐。

「…?」

聖女之子望向身前的夏洛特,儘管感覺疑惑卻還是保持了沉默。

夏洛特搖搖頭,回首牽起聖女之子的手,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肯定,不會快樂的啊。但是與其讓妳與我一般痛苦,不如我一個人痛苦。”

 

獨自背負著這些的白衣少女以及被祈求著祝福的女孩。

聖女之子隱隱約約猜得到將那本褪色的書交給夏洛特會變成什麼樣子。

但是、可以的話果然還是希望能夠讓她幸福。

正因為那是疼愛有加的孩子啊,如果凱倫貝克不能讓她幸福的話,那麼寧願重來一次也不想看到她哭泣的容顏。

所以,她違背了侍僧的叮囑。

擅自將記錄了戰士們的記憶的書還給了戰士。

 

「夏洛特。」

「嗯?」

聖女之子遲疑著,握緊了夏洛特的手。

「明明被發現了的話,我們都會被罵得很慘的,為什麼不阻止我?」

「一定是因為,我不想回想起那樣痛苦的回憶。我希望我可以幸福,很自私的想著吧。」

夏洛特笑了出來,帶著無奈與不甘的語氣訴說著。

 

那是寒冷的夜晚。

年幼的夏洛特抱著身邊有些破舊的毛毯瑟縮在牆角。

不想睡覺。

記憶中的母親說過這樣的夜晚很容易出現鬼怪,很可怕。

一隻手溫柔的拍了拍夏洛特的頭。

「該睡囉,夏洛特。」

那是凱倫貝克溫柔的嗓音。

夏洛特稍微探出頭,看向了那個溫柔的凱倫貝克。

「嗯…晚安,老師。」

「晚安。」

 

“吶、夏洛特,妳有沒有想過,也許我們都沒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心意?”

年幼的夏洛特在心裡詢問著,像是想起什麼一樣有些孤單的笑了。

「一定不會忘記的吧?因為對妳來說,很痛啊。」

 

那麼,該怎麼辦呢?

白衣少女握起了放在桌上的筆,在褪色的書本上寫下了短短一行字。

『那麼,至少讓老師獲得真正的幸福吧。』

夏洛特雙手合十,輕輕跪在地上真誠的祈禱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