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傑多生賀「初始如終」

※給我家小天使的生賀

※是我手上唯一一張R5,也是我全程手工做出來的R5,更是我第一次去暗房的時候就來到我家的孩子

※雖然遲了些,想把R5那時的感動記錄下來

※大量劇透注意

※可以的話請繼續閱讀↓

緩步走在長廊上,聖女之子握緊了手中的碎片。

她知道她是為了讓傑多取回最後的記憶而做足了準備,卻在最後一刻遲疑著不想讓他再痛苦下去,猶如這樣便能夠喚醒她的良知,當然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明明是為了復仇為目的的啊。」

她在目的地前停下腳步,想到上次傑多取回記憶時難受的表情與她胸口傳來的疼痛相互呼應。

不知道為什麼,她卻想起了初來乍到時,她從布勞所掌管的暗房喚醒的第一位戰士正是傑多。

悉心指揮著戰士戰鬥,那個時候的她卻只覺得心中的空虛越來越大。

終於,她還是銷聲匿跡了好幾個月的時間。

 

再次回到戰士們身邊,她出乎意料之外的看見傑多站在宅邸門口迎接她。

那時她覺得,傑多似乎成長了許多。

或許也是因為如此,她開始著手策畫為戰士們取回記憶。

第一次詢問傑多的意願時,傑多露出自信的笑容問:「為什麼不?」

而她與傑多一起看著眼前的回憶時卻還未意識到那段記憶有多痛。

不知道是不是心血來潮、亦或是命運的指引?

她再次閱讀傑多的回憶時卻突然驚覺到:是了,他殺掉了苛待他的人,然而諷刺的是那個人卻也是提供了他一個居所的人,儘管那個人或許並未真正意義上的照顧他。

聖女之子眨了眨眼睛並伸手抹了抹眼睛,她看到手背上沾濕的液體隨即啞然失笑。

 

即便是人偶,也會哭泣嗎?但是她沒有心啊。

 

每天醉生夢死的忙裡忙外,聖女之子終是湊齊了找回第二段記憶所需要的碎片,她卻開始有些猶豫該不該讓傑多回想起第二段記憶。

步入存放碎片的房間時,她看到傑多已經在裡面等她、對她揚起自信而不狂妄的笑容說:「我等妳好久了」。

於是她下定決心、將手裡的碎片全都交給了傑多,替他找回了第二段記憶。

在聖女之子眼中,需要靠盜竊他人財物來過活的例子在宅邸的書房中有很多書都有描寫到相似的內容,可她卻顯得遲疑了起來。

或是該說,手下的戰士竟過著這般不堪、需要看人臉色的生活讓她不能接受?

恍惚間,傑多已經伸出手來揉了揉她的頭並笑著說:「我覺得這樣的我也挺自由的,妳看,我最終還是擁有了一個歸處,對吧?」

聽見傑多的話,她也露出了小小的笑容並點點頭,她說:「那麼會想想起來嗎?屬於你的、更後面的記憶。」

「那是當然的,畢竟都是我啊。」

聽見傑多的低語,聖女之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她知道她與人類不同的地方在於她沒有「心」,那麼有沒有可能哪一天,她能夠擁有?

 

恰逢之後一段時間,聖女之子的偶體出現了一些意料之外的狀況。

布勞忙進忙出、幾乎都荒廢了自己的工作而不得不讓其他侍僧替補上他的位置完成工作之餘,他終於是修好了聖女之子。

與布勞離開維修用的機房,聖女之子快步跑回自己的房間,翻箱倒櫃的翻找著每個角落,終於讓她找到了出狀況前她放在房裡的碎片。

請梅倫替她傳話給傑多,要他單獨來到存放碎片的房間後,聖女之子一個人不安的來回踱步。

她有預感之後的記憶或許都不會太幸福。

但是為什麼不能幸福?她的意思是,傑多那麼強大,他能夠影響整個世界,那他為什麼不能替自己找到一個好的結局?

這些問題還沒找出答案,身為困擾著聖女之子的問題源頭卻先一步踏進了房間。

拋開那些煩惱,她將手中的碎片全數交還給傑多。

這一次她便看得清楚也看得真切了。

傑多的面無表情不如說更像是痛苦的做不出其他表情。

好不容易找到的歸處很快又毀於一旦,他能做到的卻僅僅是報仇這樣聊勝於無的舉動。

諷刺的是那些只看到了他的強大的人卻盲目地說要追隨他,而他就這樣成為了貧民窟的王。

明明他還是個年幼的孩子。

聖女之子不動聲色的將視線移到傑多身上,卻看到傑多對她露出了笑容並抱起了她,輕聲說:「這樣也很好啊,整個貧民窟都是我的歸宿,我有很多很多的家人」。

聖女之子很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將問題壓在心中。

 

那為什麼你的聲音卻那麼哀傷呢?還有我的胸口為什麼好痛好痛──

 

聖女之子之後仍是不厭其煩、不如說是滿心只想著要替傑多找回記憶而行動著。

消失了幾天再次回到宅邸的聖女之子領著傑多來到那間熟悉的房間後,舉起了她的手。

傑多知道她手中必然又是那些五顏六色的碎片。

這是第四次找回記憶了,傑多很清楚這一點。

不如說他更清楚的是,下一次的記憶或許也是最後了。

這次的記憶讓他知道了所謂的歸宿於他來說便是須臾之間。

他能夠很快的找到一個歸宿,其他人也能夠很快的摧毀掉他的歸宿。

夢境中聽到的屬於他父親的聲音以及不知道是誰的女人聲音都告訴他最後一定不會幸福。

他是不服輸的,而他也知道這樣的自己所導引出來的結果不是死鬥後獲得勝利便是敗北,毫無疑問只有這兩個結果在前方等他。

這次他連笑都覺得累。

一旁默默看著他的聖女之子甩了甩頭便撲到了他身上。

「對不起,很痛吧。」

抱著那個小小的身影,傑多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可以想像到、理解到,記憶末端來幫助他的阿貝爾與阿奇波爾多是怎樣的結果,也可以想像到自己的感受。

他想,他大概是厭倦了去尋找幸福的結局。

然而造成這一切的畢竟不是領導著他的聖女之子。

傑多聽見自己嘶啞的聲音對著小小的人偶說:「不是妳的錯,但是真的好痛」。

聖女之子只是默默的拍著傑多的背,房間裡盈滿了悲傷與痛苦的氛圍。

 

如果我知道會這麼難受,那我一定不會讓你想起來。

 

那之後一晃眼便又到了讓傑多恢復最後一段記憶的時候。

她緩步走在長廊上,握緊了手中的碎片終於意識到比起復仇,與這些戰士們相處的時候更讓她覺得珍惜。

推開眼前的房門,想著傑多晚點才會到的她愣在原地。

裡頭紫色的身影回過頭來對她招手,臉上仍是那個自信的笑容。

「為什麼?你不害怕嗎?」

「嗯,我很害怕。不如說我已經想到了結果與我自己的選擇,所以我想、既然都已經知道了的話為什麼不想起來呢?」

「可是我很害怕。」

聽見聖女之子的話,傑多露出有點詫異的神情並笑了起來。

「果然就像里斯說的那樣,像個人類了。人類就是這麼奇怪的生物啊,儘管害怕也還是想知道,妳不這麼認為嗎?」

這次聖女之子沒有回答,卻也沒有收回手中的碎片。

她與傑多看著最後的記憶。

屬於傑多生命的最後、卻屬於星幽界之初的那份記憶。

「我很高興哦?」

「咦?」

聽到聖女之子茫然的聲音,傑多露出了微笑。

「我覺得在這邊也是很開心的日子,我覺得很幸福。」

「那明明是我要說的話,因為是傑多替我完成了這個世界。」

抱起小小的人偶,傑多無意間瞥到了牆上的日曆。

「啊、芽月16日嗎。」

「生日?」

聽見聖女之子的問話,傑多啞然失笑。

「里斯還真是,教了妳不少東西啊。是生日哦。」

聖女之子湊近傑多身旁,朝傑多的臉頰輕輕吻了一下。

「生日快樂,傑多。」

「啊、謝謝啦。」

此刻她終是知道了,在這趟旅程結束之前,傑多還會一直陪伴著她與其他同伴。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