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掙扎(凱倫貝克、夏洛特)

※看到某篇文章突然有感而發

※剛下班但是想寫些什麼的欲望超強烈

※帶著濃濃的疲憊感寫,如果有奇怪的地方請無視


猜不透。

夏洛特坐在靠窗的桌前,看著攤在面前的書思緒卻早已飄到遙遠的地方。

舒爽的微風透過打開的窗戶吹了進來,夏洛特面前的書往前翻了好幾頁。

那是一本厚重而顯得枯燥乏味的音樂史。

夏洛特還記得授予她音樂知識的凱倫貝克臉上總是帶著溫柔卻疏遠的笑顏,以及那聽上去便帶著些許距離感的禮貌嗓音。

小時候,他們這些孩子還會猜測身為老師的凱倫貝克是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

而長大了的夏洛特覺得凱倫貝克只是有意的隱瞞著關於「他本身」的全部。


她是十分敬仰凱倫貝克的,不如說那份敬仰實際上還夾雜著很多說不清的情感,像是戀慕及推崇,還有其他更多的什麼,這些都不得而知。

她還記得凱倫貝克帶著她去聽音樂會的時候,然而凱倫貝克毫無笑意的眼神卻讓她覺得背脊發涼。

她猜想音樂會對凱倫貝克來說有著難以忘懷的記憶,然而一想到那時感受到的恐懼她便害怕的發抖,連話語都表達的十分拙劣。

凱倫貝克卻像是明白了一般,微笑著帶點安撫的摸著夏洛特的頭,用溫柔的嗓音說「沒事的,不需要害怕」。

而幾日後,凱倫貝克卻像是徹底消失一樣未在她面前出現過哪怕就那麼一次。

直到意外從庫恩口中得知,凱倫貝克拋下她只為了找到碧姬媞、那個他昔日的戀人。

她猜想她是嫉妒的,一方面卻又覺得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因為那個人對凱倫貝克便是至高無上的重要。


望著一旁吵吵鬧鬧的同伴,夏洛特將視線以及心思拉回眼前的音樂史上。

一個字也看不進去。

她嘆了口氣,闔上那本厚重的書。

其實書上的知識她都記得的。

以往感到煩躁時像這樣翻閱有關音樂的書籍便能感到平靜許多,唯獨這次怎麼樣也平靜不下來。

為什麼呢?

她想,一定是因為碧姬媞的到來。

美麗而充滿魅力、富有自己的主見的成熟女性,而她僅僅只是一個膽怯而普通的少女。

顯而易見的對比。

她意識到正是因為這樣,她連跟凱倫貝克說話或是面對面都失去了勇氣。

將面容埋在雙手手心中,她都沒來得及轉換心情便聽見對面的座位有誰坐下了。

「夏洛特。」

是屬於凱倫貝克的嗓音。

以往在教會的唱詩班,同窗好友蕾米總說凱倫貝克對她特別好。

如果說那時候的她很高興,那麼現在的她卻不由自主的覺得「為什麼事到如今還來關心她」?

她抬起雙眸,靜靜的望著凱倫貝克。

「長大了許多呢。」

「老師,不是為了說這些而來的吧?」

聽見她的話,凱倫貝克笑了起來。

「對我非常防備呢,以前妳可不是這樣的孩子。」

夏洛特張了張口,最後說出來的只有一句話:「因為我只能學著長大,沒有人會一直保護我。從老師離開我,獨自開始尋找碧姬媞小姐的時候我就發現了。」

沒錯,誰都不能保護她,除了自己。

她笑了出來,終於意識到現在的自己不會害怕去面對凱倫貝克,那全都是因為她拋棄了對凱倫貝克的那些情感。

如果只是夥伴的話,那麼就不必擔心那些無謂的事。

說到底也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拉起了隔閡。

然而凱倫貝克卻站起來,支著身子湊近了夏洛特。

「沒那回事,我說過吧?會保護夏洛特。」

「那麼我便不會來到這個地方,星幽界。」

凱倫貝克聽出了夏洛特話語中的意思。

他沒有保護她、他違背了承諾。


氣氛有些尷尬。

凱倫貝克坐回原位。

「抱歉,我的確失約了。但是我希望妳能稍微體諒一下我也有我的難處。」

「所以我並沒有對您無理取鬧。」

夏洛特低下頭,及肩的黑髮適當的掩蓋了她的神情。

凱倫貝克知道這對夏洛特來說便是最大的讓步。

話雖如此,偶爾他也會壞心眼的想知道普通少女面對這種情形都是怎麼樣的神情。

「夏洛特,妳大可以撒撒嬌的。」

「我想,現在還能碰見老師就已經足夠幸福了吧。」

夏洛特抬起頭,臉上帶著溫柔並且幸福的笑容。

那是凱倫貝克第一次看到夏洛特這樣的笑容。

「謝謝老師的照顧。」

凱倫貝克意識到了,夏洛特想從他這裡畢業。

「真是過分,就這樣想走了?」

「不是的。」

夏洛特搖搖頭,再次看向凱倫貝克。

「我仍然是老師的學生,但是我可能、不是那麼適合成為老師的女兒。」

「我非常確定,夏洛特是我引以為傲的女兒哦。」

再次把夏洛特堵得啞口無言,凱倫貝克愉悅的離開了座位。

足夠了,對他來說。

無論想走的人是誰,他都有把握能不讓那人離開。

抱歉了,夏洛特。


或許他更滿意現在這樣,嘗試要反抗卻仍然失敗的女孩。

繼續成長吧,直到真正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候,想必眼前的惡魔會更加雀躍。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