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夏洛特生賀「月夜長談」(夏洛特、碧姬媞)

※夏洛特生日快樂!

※我都多久沒寫文了(抹面

※如果能有些進步就好了…由衷的期盼著

※由少女與成熟的女性譜寫出的故事,希望能夠讓人感到幸福!

※都沒有問題的話請繼續往下閱讀↓

 

女孩在月夜下歌唱、舞蹈,紫髮的男人站在一旁,微微瞇起了眼睛看著眼前的景象,抿起的唇露出一絲淺笑。

『看吧,別胡扯了,凱倫貝克。你垂愛著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孩。』

屬於他的惡魔──札吉的嗓音傳來,而他選擇了忽略。

垂愛?他可是惡魔,絕不會有這樣的想法。

若問起他為什麼會撫養夏洛特,那麼他能想到的回應是:「一時興起罷了」。

真是這樣嗎?

誰知道呢。

夏洛特停下動作,帶著紅通通的臉龐跑回凱倫貝克身邊。

仰起小小的臉蛋像是在等待他的讚揚。

而凱倫貝克也僅僅是滿足了女孩的願望,他說:「很棒哦,夏洛特」,帶著毫無溫度的微笑,而夏洛特則露出了開心而幸福的笑容。

那個時候的她什麼也不懂。

 

從夢中醒來,夏洛特輕手輕腳的爬下床走到窗邊,皎潔的月色透進房間,她回頭看了看床上的另一人。

與她同寢室的是並不怎麼有交情的艾茵,貓耳少女蜷曲著身體在床上睡得正香;睡意全無的少女則離開了房間,披著一件白色的外套在深夜的花園裡翩翩起舞。

她想起了小時候凱倫貝克教她的那首歌以及舞蹈,輕聲唱和著那首優雅淒美的詩歌,夏洛特一邊跟著拍子跳出樸實的舞步,那是從前在其他村莊裡學到的舞步,她將不同的動作編在一起跟著拍子跳著,像是穿上紅鞋的女孩。

──直到她終於累得停下腳步為止。

微微彎下腰摀著胸口大口喘著氣,夏洛特聽見身後傳來了誰的腳步聲而回過頭,來者是碧姬媞。

「睡不著嗎?」

「…只是,活動一下身體而已。」

聽到夏洛特像是實話又像是謊言一樣的說法,碧姬媞露出了笑容。

「妳就這麼討厭我?」

「為什麼背叛了老師?」

看著夏洛特直率地望著她的雙瞳,碧姬媞垂下了眼瞼。

「我並沒有背叛他。那不是我…不,或許那也是我。」

看著似乎有些混亂的碧姬媞,夏洛特遲疑著稍微靠近了碧姬媞身旁。

「我並不是責備,說實話我也沒有那樣的資格…但是,為什麼要背棄一直都深愛著妳、為了妳而戰鬥的老師?」

「說了妳也不會明白的。」

看著不願多說的碧姬媞,夏洛特稍微握緊了雙手。

她是不懂。

如果是她的話,無論什麼時候她都不會背棄凱倫貝克的,所以她才會問碧姬媞為什麼要這麼做。

「什麼都不說的話要怎麼讓別人理解?我是不懂碧姬媞小姐妳和老師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但是我很清楚老師心中除了妳以外沒有其他人,就算我再怎麼喜歡老師,那個人也不是我,我只是想知道原因。」

「凱倫貝克要是看到妳這麼直率的模樣,肯定會愣住的吧。」

碧姬媞伸手揉了揉少女的頭,像是在想什麼一樣望向了遠方。

「我愛著凱倫貝克。但是,我已經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碧姬媞了,我有了強大的力量,我可以靠自己保護自己。凱倫貝克呢?他所得到的力量保護不了任何人。妳看,他連妳這樣一個小女孩都保護不了。」

「這不是妳的真心話。否則為什麼要哭呢,碧姬媞小姐?」

夏洛特的話語像利刃一樣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刺進她的胸口,碧姬媞沒有辦法反駁她。

 

良久,隨著冷風吹起,碧姬媞看見夏洛特拉了拉身上的外套。

儘管如此,她仍等待著她的答案。

「我沒有說謊,我確實愛著凱倫貝克。但是當我意識到我手中沾染了各種人的鮮血,我發現我沒有辦法再和他在一起,我渴求著殺戮也渴求著支配的慾望,我不想讓凱倫貝克看見我這麼醜陋的一面。」

「我也會呀?我時常暗自祈願,希望老師是我一個人的。」

夏洛特這麼對碧姬媞說道,她朝星空伸出手來,轉過身對碧姬媞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但是,碧姬媞小姐才是擁有老師的那個人。」

從她口中說出的這句話帶著一點絕望也帶著一點慶幸,碧姬媞不懂眼前的夏洛特心中究竟是怎麼想的?

「我深信碧姬媞小姐是能帶給老師幸福的人,因為老師正是這麼想的。如若我的力量是為了替老師締造幸福的未來而存在的,那麼無論要付出什麼代價、什麼結果我都在所不惜,因為撿回我這條命的正是將我養育成人的老師。」

「妳怎麼能為了凱倫貝克放棄這麼多事情?」

聽見碧姬媞的話語,夏洛特像是不諳世事的小孩一樣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我並沒有放棄很多事情啊?因為我打從一開始,就只有老師。」

聽見她的話語,碧姬媞突然間就懂了。

 

對夏洛特來說,將她從鬼門關帶回這個世界的凱倫貝克是她活下去唯一的理由。

很久以前的她也曾這樣想過:她愛著的那個凱倫貝克便是她的所有。

 

「妳還真像是從前的我呢。」

看著冒出這樣一句話的碧姬媞,夏洛特卻鼓起了她的雙頰略有些不滿地看著她。

「或許是吧,但是我不希望妳說出這樣的話。我是夏洛特,不是碧姬媞小姐妳。我不'想成為妳的縮影,我希望其他人在注視著我的時候想到的是我而不是其他人。」

碧姬媞發出了輕輕的笑聲,她伸手拍了拍少女的頭,像個和藹而慈祥的母親。

「這些話如果能對著凱倫貝克說就更好了,妳不覺得嗎?」

回應碧姬媞的是夏洛特的沉默。

然而碧姬媞卻並不感到焦躁。

她想,她或許能理解凱倫貝克為什麼會撫養夏洛特這個孩子了。

待在這孩子身邊便覺得被遺棄了他們的神所寬恕;待在這孩子身邊便覺得這世界帶來的煩躁都靜謐了下來,那是他們失去了許久的安詳與寧靜。

看著身邊的少女,碧姬媞不可思議地感到了身體內那股騷動不已的屬於惡魔的力量顯得異常乖順。

「妳對凱倫貝克來說肯定很重要。」

「碧姬媞小姐?」

她看著不懂她可貴之處、不懂她的力量能帶給惡魔什麼影響的少女,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顏。

像是從前那個還是人類時的她。

楚楚動人而顯得俏皮的歡愉笑容。

「就連掌控著黑暗的我,僅僅只是待在妳身邊便覺得平靜。」

碧姬媞停頓了下才接著說了下去。

「那個時候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而渾渾噩噩的凱倫貝克肯定錯手殺了很多人吧。儘管如此他還是遇見了妳,是妳在那個時候幫助了凱倫貝克。」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好了。」

夏洛特這麼說著,朝碧姬媞伸出手。

「妳也一定會跳的,老師教授給我的古老詩歌、以及那個碧姬媞小姐最初跳給老師看的舞步。」

她緩緩唱出那首詩歌、輕輕拉過碧姬媞的手開始在月色下舞蹈。

 

碧姬媞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自己。

看著眼前的夏洛特,她想起了總是在凱倫貝克身旁幸福的笑著的自己。

 

舞畢,碧姬媞握住了夏洛特的手。

「說出這句話的我或許不像是個惡魔,但就讓我說吧。」

碧姬媞露出了許久未曾出現過的、單純而甜美的笑顏。

「我相信妳肯定能在凱倫貝克面前露出更多的笑容,妳會帶給他更多現在的我沒辦法給他的感受,我衷心希望妳能代替我陪伴凱倫貝克走下去。」

 

「如果那是妳的願望,我會努力實現的。因為我唯一能做的便是用這股力量帶給老師幸福的未來,但是這個未來裡面一定要有碧姬媞小姐才行。」

那是少女單純而堅定的語氣,訴說著她為她敬愛的老師所規劃的藍圖。

碧姬媞看著眼前的女孩,輕輕的點了點頭。

她想再次與凱倫貝克並肩走下去。

她向白色少女祈願,儘管那不是身為惡魔的她應該做的事情;白色少女朝她伸出手,將她規劃進那原本不包含她在內的藍圖。

這時碧姬媞意識到了,少女是真摯的希望能帶給她所愛的人幸福的。

她將惹人憐愛的少女擁入懷中,像個母親一樣撫著她的背。

 

翌日早上,離開房間來到大廳的戰士們看見在沙發上熟睡著的兩個人。

碧姬媞的手輕輕抱著夏洛特,而夏洛特則趴在碧姬媞的腿上熟睡。

誰也不知道昨晚是不是發生了什麼,看見這畫面的凱倫貝克卻突然覺得眼眶有些濕潤。

那是他愛著的兩個人。

那麼他能夠期待嗎?在不久的將來便會有他們和平共存的未來。

 

他對上了碧姬媞的雙瞳。

「噓,夏洛特還沒醒。」

帶著點慵懶與嫵媚的嗓音不大不小的傳來,碧姬媞饒有規律地拍著少女的背,小聲的哼唱著舊時的童謠。

那是為了讓孩子們好好睡覺而被創造出來的歌。

碧姬媞多少有些改變了。

這都多虧了少女。

 

看著熟睡的夏洛特,碧姬媞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那是屬於她與少女之間無人知曉的秘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