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審神者沒回家都在做什麼(三日鶴)

※我是為了什麼寫了三日月www

※雖然都是一些無法好好表達的言語,但還是硬著頭皮寫完了!

※以及文中的審神者真的是我(掩面)對不起我最近真的好少開

※看到鶴丸無助擔心的樣子我真的覺得超可愛超萌的(幹有病

※這邊歡迎交流及留言喔!

 

 

「鶴呦,最近好像都沒看見審神者呢?」

「…對老是在家泡茶的你有差別嗎?是我們這些常常出征的刀受到影響吧。」

聽見鶴丸像是挖苦一般的話語,三日月發出了笑聲。

「哈哈,甚好。鶴越來越會調侃我了。」

「我是真的不想再待在本丸了啊,太無趣也太枯燥了。」

躺在長廊上看著外頭的好天氣,鶴丸忍不住想著自家的審神者大概又忙著原世界的工作忙得焦頭爛額了吧。

還是說,跟她之前提過的遊戲開始了人氣投票有關係,所以忘記了他們這些刀?

「…真是這樣的話也太傷人了吧。」

三日月伸手拍了拍鶴丸的頭,雖然感受到鶴丸的抗拒卻沒有停下動作。

「喂、三日月。」

「三‧日‧月。」

「嗯?」

三日月仍是看著本丸外頭,以單音節回覆了鶴丸的叫喚。

「不要再拍我的頭了,已經不是孩子了。」

「鶴呦,你覺得我們的審神者是個怎樣的人呢?」

 

聽見三日月的問話,鶴丸想起了女孩看上去單純天真的眼神。

得到了新刀時臉上充滿的喜悅。

看到他們受中傷時毫不猶豫放棄了征程選擇返回本丸的果斷。

偶爾也會看見的淚水,卻從不讓挫折阻礙她的腳步。

這些事情他們這些刀劍全都看在眼哩,誰都默契的沒有去提起。

連溫柔的一期一振都假裝什麼事也沒有。

「她啊。大概是很好欺負的人吧。」

鶴丸輕聲回答了三日月,像是要取笑少女一樣發出了有些戲謔的笑聲。

「她要是聽見會生氣的哦?一定會說“不帶鶴丸出去戰鬥了”。」

「還是會帶我去的啦。因為她是口是心非的人嘛。」

毫不避諱地談論著祂們的主人,鶴丸撐起身體看著未曾踏出本丸的三日月。

「你都不覺得無趣嗎?一步都沒踏出這裡過。」

「審神者有她的考量,我想大概是有什麼原因吧?」

鶴丸翻過身不去看三日月,他還是知道的、三日月並沒有這麼天真。

「隨便你吧。」

 

等待的時間總是十分漫長。

見不到審神者的時候他們會布置本丸,把本丸布置成他們所喜歡的樣子──雖然最後都以慘不忍睹收場。

「這都第幾天了啊。」

「別著急,鶴呦。至少你是明白的吧?我們的主人不會真的離開我們。」

「啊,有生之年吧。」

那麼久以後的事,誰會知道呢?畢竟這是個沒有戰爭的時代啊。

「鶴丸會擔心嗎?真是難得。」

加入了話題的是比他們都早陪在審神者身邊的鯰尾。

「我才沒有擔心。」

鶴丸像是無奈一樣的看著鯰尾說道。

「沒有嗎?隨便你想怎麼說吧。」

似乎毫不在乎一樣,鯰尾聳了聳肩。

「…你一點也不相信對吧,矮子。」

「不准叫我矮子。」

看著似乎劍拔弩張起來了的兩人,三日月發出了笑聲。

「三日月你笑什麼!」「笑什麼啊!」

看著異口同聲地朝他發出了斥責的兩人,三日月還是「哈哈」的笑著。

審神者不在的時候他們便吵吵鬧鬧的打發著時間度過一天。

 

夜深,微涼的風吹起。

鶴丸穿著單薄的單衣走到了三日月的房前。

「欸,三日月你在不在?」

「怎麼了?」

聽見三日月的聲音傳來,鶴丸便打開了三日月的房門走了進來。

「睡不著嗎?我陪你睡吧?」

看見鶴丸的臉微微泛起了紅暈,三日月發出了笑聲。

「呵呵,甚好、甚好。」

「好你個鬼。你真的一點也不擔心嗎?」

「畢竟和我們以前的時代已經不一樣了呢。能陪伴現在的主人多久,那便陪伴多久吧。」

聽見三日月的話,鶴丸不發一語的挪動到了三日月身旁。

「睡覺。」

「哈哈,知道了、知道了,晚安,鶴呦。」

感覺到三日月的手輕輕地拍著他的頭,鶴丸背過身不看三日月。

 

肯定很快能再見到的吧?

這麼想著,鶴丸閉上眼沉沉的睡了過去。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