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許願池企劃──箋言(魔女教父)

※我真的拖稿拖了很久,對不起
※眼看著一月就要過了決意交稿(淦
※我喜歡魔女教父想說卻不敢說的互動





那天她抬起頭,用純真的眼神仰頭詢問會花許多時間陪伴她的醫師──康拉德:「這個世界真的有神存在嗎?」

「有或是沒有,應該是由伊芙琳妳來判斷的哦?妳相信有神,那祂便真的存在。」

年幼的她懵懂無知的望著這麼說的康拉德,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被笑著的康拉德揉了揉腦袋瓜,伊芙琳瞇著雙眼露出了開心的笑顏。

 

當晚,她又夢見了那個真實過頭的夢境。

夢見了將她自母親身旁奪走、殺死了她母親的康拉德。

「那不是康拉德醫生,絕對不是…!」

“那麼,那又是誰呢?”

彷彿聽見那個汙點又在嘲諷著她,伊芙琳伸手摀住了自己的雙耳。

她聽見了母親被殺死的叫喊,虛弱無力的聲音呢喃著她的名字:「伊芙琳」。

這一晚,她決定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神的存在。否則她又何必受著這樣的苦難呢?

──因為真正的神應該會拯救世人免於苦痛之中啊,聖經不都是這麼寫的嗎?

 

早晨的她顯得沒有什麼精神。

看見她疲憊的模樣,康拉德坐在她身旁靜靜的看著她。

「伊芙琳?」

「啊、康拉德醫生早。」

她以有些疲憊的嗓音道了早安,在病床上半坐臥著的她腿上放著一本聖經,康拉德將聖經拿起來翻了翻後再次放回了伊芙琳身旁。

「喜歡聖經的內容嗎?」

「其實看不太懂…康拉德醫生知道聖經所描述的故事嗎?」

看了下牆上時鐘的時間,康拉德想了想大概是不趕時間的狀況後對伊芙琳點了點頭。

「受到了某人的啟發,對聖經的故事有些研究。但是伊芙琳,神是不存在的。」

「我也這麼覺得。」

伊芙琳輕聲說道,對感到困惑的康拉德搖了搖頭。

「能給我說說嗎?聖經中的故事。」

康拉德選擇告訴伊芙琳的故事是猶大背叛了耶穌的故事。

聽到最後的伊芙琳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果然神是不存在的,否則又怎麼會出現背叛的行徑?康拉德醫生,那不是人類才會擁有的行為嗎?」

「耶穌的門徒都是人類吧。我倒覺得不怎麼意外。」

康拉德的聲音低低的傳來,伊芙琳仰頭望著這麼說的康拉德,再次露出了困惑的神情。

有的時候,她覺得康拉德很陌生。

 

偶爾康拉德會露出誰也猜不透的神情。

伊芙琳會打個冷顫,接著她便會看見康拉德露出和藹的笑顏溫柔的揉揉她的頭,笑著說:「沒事的,不用這麼害怕也沒關係」。

伊芙琳每每看著那樣的康拉德便會苦笑。

如果知道被害怕的正是他自身的話,伊芙琳確信那樣的康拉德肯定不會笑著說「沒關係」的。

看著康拉德專心一意的調整著她的藥量,伊芙琳撐著雙頰百無聊賴的翻看著康拉德前幾日自教會返回時帶來的書籍。

她早已不信神,但康拉德裝作不知道的模樣顯然太過真實,真實到她以為不相信神的她並不是她。

「康拉德醫生,為什麼大家總是相信神呢?」

「伊芙琳要不要親自去教會一次?」

遲疑著看向了這麼問的康拉德,伊芙琳伸手指了指她自己。

「我?可以嗎…?」

「今天的話也許可以。去拜託蜜雪兒看看吧。」

領著伊芙琳來到蜜雪兒的身邊,康拉德出聲叫了她。

「有什麼事嗎,康拉德醫生?」

「帶伊芙琳去教會走走吧。」

蜜雪兒稍稍露出了吃驚的神情,隨即苦笑著搖了搖頭。

「今天太過忙碌了,不如由康拉德醫生帶伊芙琳去吧?」

 

雖說是蜜雪兒從中推波助瀾的,但對伊芙琳來說,被看穿的滋味顯然十分不好受。

──儘管蜜雪兒是替她完成了心願的,那個想與康拉德單獨去哪裡玩的心願。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聽見康拉德溫柔的詢問著她的嗓音,伊芙琳拉了拉身上的外套用力搖著頭。

「覺得很高興。」

「也是,畢竟伊芙琳很難得能出來啊。」

在康拉德沒看見的時候,伊芙琳再次搖了搖頭。

『單獨跟康拉德醫生出來,覺得很高興。』

小聲地說著感覺到幸福的原因,伊芙琳有些試探性地朝康拉德的手伸出她的手。

快碰到康拉德的手時,伊芙琳收回了手。

康拉德像是沒有注意到伊芙琳的心思般輕輕鬆鬆地牽起了伊芙琳的手。

「去我常去的教會轉轉吧?」

「啊,好、好的。」

緊跟在康拉德身後,看著牽在一起的兩隻手,伊芙琳露出了溫暖的笑顏。

領著她與教會的神父打了招呼,康拉德帶著伊芙琳在教堂作了一個簡單的禮拜。

簡單與伊芙琳說了一下這間教會的歷史,康拉德牽著伊芙琳走到外頭的花園。

「從前我常常來這邊玩耍,教會會住著一些無家可歸的孩子,有些人會成為妳一生的摯友,但更大多數的人會輕而易舉地從妳的生命中消逝。」

「康拉德醫生?」

伊芙琳仰頭看向這麼說著的康拉德,露出了有些不安的神情。

「有個孩子,本來想介紹給妳認識的。」

康拉德伸手在身邊比劃著,一面說:「是個小小的女孩子,黑色的短髮、酒紅色的雙瞳,雖然膽小了些但是唱出來的歌聲很溫暖,一直覺得伊芙琳應該能跟她成為摯友。」

「為什麼?」

對這麼問的伊芙琳露出了和藹的笑容,康拉德輕聲說:「因為伊芙琳看起來總是很孤單,雖然是因為住院的關係而一直交不到朋友,我只是想幫妳做一點我能做到的事情而已。」

「我並不孤單,因為康拉德醫生一直都在我身邊。」

她輕輕開口,純真而純粹的視線直直的望著眼前的康拉德。

聽見她的話語,康拉德的神情變得有些複雜。

「伊芙琳,別太早說出這樣的話。用妳的雙眼來確定我到底是怎樣的人吧。」

「我以為我已經看得很清楚了。」

與往常不同,認真而嚴謹、強硬而堅定的伊芙琳。

康拉德嘆了口氣。

「暫時可以這麼認為吧,但是伊芙琳,如果妳覺得我錯了,記得不要盲目的跟著我,我畢竟不是那麼偉大的人。」

「我都知道的,康拉德醫生。」

伊芙琳露出了淺笑,溫柔地朝康拉德伸出了手。

 

即使只是短暫的時光,對伊芙琳來說也足夠幸福了。

還未發現康拉德究竟是不是利用她之前,她都還能露出耀眼的笑容說:「我是幸福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