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選擇(里斯、夏洛特與大小姐相關)

※對我好久沒發了的感覺(欸

※看著里斯R5的劇透誕生的故事

※攸關著里斯、攸關著成熟的夏洛特,以及最後大概會孤單一人的大小姐的故事

※希望這次的故事真的有這樣的感覺,如果可以請大家閱讀↓↓

 

 

 

 

 

深夜,睡不著的夏洛特沿著二樓的樓梯走向廚房時瞥見了坐在沙發上、手中拿著酒杯若有所思的里斯獨自小酌。

她來到宅邸的時日尚淺,只聽說在這之前唯一取回所有記憶的傑多在最初那幾日也都坐在客廳不發一語,像是在為了什麼事情感到悔恨。

她有些失禮的揣測著:「是不是里斯先生也對生前的事情感到悔恨不甘?」

興許是注意到佇立在樓梯那邊的身影,里斯抬起頭與夏洛特的雙瞳對望。

朝她舉起了酒杯示意她別傻傻地站在那裡,夏洛特在回過神來之後也笑了笑走到里斯身邊坐下。

「妳還沒睡啊?」

「難得的失眠了,想著去泡杯熱牛奶喝,老師從前都這麼做的。」頓了一下,夏洛特有些小心翼翼地看著里斯輕輕開口:「那個,里斯先生看起來…對生前的記憶感到十分悔恨與不甘呢?」

「大概是力不從心那樣的感覺吧。」

輕描淡寫的帶過了心中難以說明的感受,里斯輕輕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側頭看向身旁的少女。

「如果想起生前的事情之後,也許只會感到懊悔也不一定。」

夏洛特不發一語,端起桌上的茶壺往精緻的茶杯中添加了些茶水,用雙手捧起茶杯輕輕喝了幾口後才緩緩開口:「但那都是『我』做出的選擇吧?儘管感到懊悔、感到不甘心,我覺得──」

她將凝視著杯中水波的酒紅色雙瞳移到一旁的里斯身上。

「我覺得,不管再來幾次我也會這麼選擇的。」

 

像是在思考要如何回應夏洛特的話語,里斯往後倒在沙發上,望著大廳的水晶吊燈好一陣子後才以略微沙啞的聲音吐出好不容易編織出的話語。

「或許吧。不過,總會有比那更好的方法的。」

「里斯先生,為了什麼事情而痛苦嗎?」

夏洛特的聲音輕柔地在寂靜的大廳中散開,她並不催促里斯回答,只是捧著手中的茶杯輕輕地啜飲著、像是什麼話也未曾說過一樣。

「我…。那時候我沒能救得了我的夥伴。明明只有我辦得到、明明我是連隊的『王牌』,但我卻什麼也沒有辦到。我失去了自由。」

「自由,對里斯先生來說是什麼?」

她看著里斯放下手中的酒杯,她瞥見凱倫貝克興許是聽見大廳裡的談話聲而前來查看、儘管如此他仍是將步伐停在了樓梯轉角。

「沒想到竟然會和還如此年輕、不諳世事的妳說這樣嚴肅而沉重的話題啊。」

全然沒有注意到凱倫貝克的里斯認真地望向身邊的夏洛特,再次拿起了酒杯猛地喝了一大口。

「我希望我能帶領連隊的同伴們得到勝利,讓所有人回到故鄉。我覺得那之後才是屬於我的自由。」

「里斯先生很重感情呢。」

夏洛特笑著說道,臉上帶著恬靜的笑顏。

「但是我覺得,或許對里斯先生的同伴來說,里斯先生一直以來做的已經夠多了也說不定?」

「我想再見到我的父親,那怕只有一面也好。」

夏洛特靜了下來。

模糊而片段的記憶中,她只記得凱倫貝克將她遺留在教會,將她交給神父與修女撫養的事情。

想再見到誰一面這樣的事情,她覺得那樣的心情她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肯定,還是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受吧。

對里斯來說,那是至親;對她來說,那是給予她活下去的理由的人。

 

「大小姐問你了嗎?」

「什麼?」

看著站起身的少女,里斯有些不解地問道。

「要不要回到地面上。」

她回頭望向里斯,嘴角噙著淺淺的弧度,雙唇吐出了這樣一句話。

「傑多先生似乎一直沒有做出決定,所以一直留在宅邸裡陪伴著大家。老師說他只是徬徨著不知道該怎麼選擇才是對的;我只是好奇里斯先生的選擇而已。」

「不──她沒有問我。但如果她問我的話,我會選擇回去。我要自己找到回去的地方。」

「這不是很好嗎?您不是已經做出了選擇嗎?回去之後,試著改變命運吧?反正在這裡的同伴中,肯定有些人回到了地面上也仍舊是您的同伴的。」

對這麼說的夏洛特感到有些吃驚,里斯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妳實在不像是十幾歲的女孩。」

「我只是,比別人還會說這些堂而皇之的場面話而已哦。」

同樣站起身準備回房的里斯看向身邊笑臉迎人的夏洛特,以有些輕快的語調對她說:「睡得著了嗎?」

「大概可以。老師也在那邊等我好一段時間了。」

指了指離他們有些距離的凱倫貝克,她對里斯點了點頭。

「那麼,晚安了,里斯先生。」

「晚安。今天謝謝妳了,夏洛特。」

 

輕輕推開房門,里斯與坐在床上的大小姐對上了視線。

「妳沒睡啊。」

「里斯不在啊。你希望我問你嗎?」

走到她身旁坐下,里斯看著漸漸開始有些情感的她,說:「問我什麼?」

「要不要回到地面上。」

「我已經有了答案。但是,妳還不能沒有我吧?不需要急著問我這個問題,等到想問的時候再問就可以了,在那之前我都會陪在妳身邊。」

「都是要分開的啊…。」

她輕聲說著話語,隨即又用力的甩了甩頭看著眼前的王牌。

「你想回到地面上嗎?」

里斯聽得出來,她下定了決心後堅定地詢問他的語氣中包含了多少不願意。

「我要回到地面上,靠自己的力量找到回去的地方。但是,再讓我陪伴妳還有大家一段時間吧。」

她沒有再搭話,僅僅像是賭氣一般背過身不再看他。

看著這樣的背影,里斯兀自想著「這樣就可以了,離別的時候終會到來,但是在那之前都不需要去考慮,只要笑著過每一天就好」。

「我不會忘記你們。」

「我知道,因為里斯是很重感情的人。這樣就好。」

輕輕躺下後,里斯望著那個嬌小的背影聯想到了傑多、沃蘭德,甚至是夏洛特。

總有一天所有人都會離開這裡,那麼到了那個時候,她又何去何從?

「妳」

「我的事情不用操心,趕快睡吧。」

硬生生打斷了里斯的話,她回頭看向里斯。

「我還有布勞、梅倫跟路德,你們只要做你們的決定,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

 

意義、啊。

里斯閉上雙眼,睏意很快便襲捲了他的意識,他有些迷糊地想著「那麼,在離開這裡之前至少要讓她感覺到幸福」。

宅邸裡的同伴們一定也是這麼希望的。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