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理由(手鞠中心) 01

※我真就是寫寫...

※姑且把時間點設置在忍界大戰剛結束之後吧

※不管喜歡或不喜歡都沒關係,我寫得開心就好,謝謝

※能閱讀的話也非常感謝↓




她從未想過,也不明白為什麼每個人總說她喜歡奈良鹿丸?

如果真問起她的話,她會遲疑一下接著搖搖頭,說她沒有喜歡的人。

與鹿丸商討完中忍考試的相關事宜之後他們各自分開,走在街道上的她停下腳步。

「我想回砂忍村……。」

她低頭看著地面並輕聲說道。

其實她並不是一個那麼念舊的人,也不是真的會想念那個成長的地方。

如果問她為什麼想回去的話,那也僅僅是因為她想念她的家人罷了。

 

「啊、是手鞠!鹿丸沒有跟妳一起嗎?」

回頭望向發話的井野,手鞠搖搖頭。

「我們討論完中忍考試的事情之後就分開了,過幾天我要回砂忍村去。」

「欸?我以為妳會留在這裡陪鹿丸一起參加祭典。」

井野這麼說著,一邊與她在木葉的街道上漫無目的地逛了起來。

「為什麼我一定要陪他?提起手鞠這個人妳們能想到的就只有奈良鹿丸?」

看著有些激動的手鞠,井野停下腳步。

「我不是那個意思,聽著。如果真要說為什麼的話,妳不是最明白嗎?妳總是跟鹿丸一起行動啊!」

看著井野,手鞠沉默了下來。她想發脾氣,對說著他們總是一起行動的井野。

但是她還是明白的,那都是事實。

「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我在木葉根本就沒有朋友啊!妳怎麼不說說妳自己?妳怎麼不檢討一下妳們?沒有一個人肯與我當朋友不是嗎?別說著那麼冠冕堂皇的笑話了吧,照照鏡子看看妳們的行為怎麼樣!」

說出這些話的同時手鞠亦後悔了。

看著山中井野錯愕的臉,她知道她把話說得太重,也說得太殘忍。

這都不是他們的錯,她明知道這點卻還是將錯誤指向了她與那些同期的女孩子們。

「抱歉,我話說得太過了。」

「不,我也說得太過分了,抱歉。」

手鞠輕輕扯了扯嘴角露出笑容,擺擺手表示別在意後邁開腳步離開。

 

「聽說妳跟井野吵架了?」

「說沒有你會信?」

一邊吃著晚餐,手鞠反問著坐在她對面的奈良鹿丸。

「你們女人怎麼這麼麻煩。」

「行了吧你,在木葉對著人家發脾氣我回頭還要被算帳,你如果只是來說教就拜託你行行好快回去吧。」

她有些諷刺地說著,連帶著揮了揮手做出驅趕的動作,不想奈良鹿丸卻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放開。」

「留在木葉吧。」

看著奈良鹿丸的眼神,她知道他是認真的。

不心動嗎?一個男人這麼深情而認真的對她說出這種話她怎麼不心動?

可是她理智還是清醒的,想著要答應眼前這人的時候一個清冷的聲線卻讓她仍是搖了搖頭拒絕。

她怎麼能拋下那個什麼也不說、偶爾只是用清冷的聲線喚她一聲「手鞠」的弟弟不管不顧?

「為什麼妳總是拒絕我?」

「為什麼你們總是想將我留在木葉?」

她跟著反問,像是不能明白也不能理解一樣。

「妳對那樣的地方還有什麼好留戀的?將妳培育成以利益至上的人難道妳就不恨?」

「你不是我你怎麼知道我不恨?」

她反問他,站起身付了飯錢後便離開了店家。

 

走到木葉放置慰靈碑的廣場,她看見日向雛田站在那裡,像是在緬懷誰。

呵,她也知道那人是誰不是嗎?

──日向寧次,日向雛田的堂哥。

想著不要打擾她,手鞠準備離開的時候對上了她的視線。

「手鞠小姐。」

她有些高亢的嗓音迴盪,手鞠則朝她點頭示意。

「妳也想問我嗎?跟奈良鹿丸的事。」

聽見她這麼說,雛田有些困惑的搖了搖頭。

「我並不打算過問的。那怎麼說都是手鞠小姐的私事。」

「妳不好奇?」

看著像是習慣被詢問的手鞠,雛田勾起了淺笑。

「感情的事誰能插手呢?我或許會好奇,但是我不會問。況且,手鞠小姐也討厭被問這麼失禮的問題吧?」

「是啊。如果每個人都像妳一樣就好了。」

她嘆口氣,仰頭望向點綴了幾顆星星的星空。

微涼的晚風吹來,她卻有些恍然的想:這風比起砂忍村的風來還是太過溫暖了。

「在想什麼?」

「這裡跟砂忍村比起來差太多了。無論是天氣、人文風情,或是做事的方針都是。」

聽見手鞠這麼說,雛田露出了笑容。

她猜想他們是一樣的,卻又不完全一樣。

一個在這裡緬懷逝去的人,另外一個則在這裡懷念遙遠的家。

「妳會留下來嗎?還是像往常一樣拒絕?」

「我想回砂忍村。」

雛田輕聲說了「是嗎」便不再作聲,她回頭對手鞠招招手。

領著她蹲在慰靈碑前,她纖細的手指劃過慰靈碑上的名字、「日向寧次」。

「我想念寧次哥哥。手鞠小姐什麼時候回去?」

「過幾天吧,事情還沒處理完。」

那一夜,她與雛田蹲在慰靈碑前許久,那不是她會做的事,但她卻因此而感到安心。

 

「今天要回砂忍村,是嗎?」

看著站在木葉門口問她的雛田,手鞠點了點頭。

「砂忍村對手鞠小姐來說是什麼?」

「冷漠、殘忍的地方,沒有什麼人情味,什麼事情都是利益至上。…但是,我最愛的兩個人都在那裡。」

聽見手鞠變得有些溫柔的聲音,雛田與一語不發的小櫻都拍了拍她的肩膀。

「井野不是故意的,妳別跟她計較。」

聽到小櫻這麼說,手鞠眨了眨眼睛露出調皮的神色。

「那得她自己來跟我說才行。」

「如果等一下鹿丸君來挽留妳的話,妳會怎麼做?」

對這麼問的小櫻及期待著答案的雛田露出了明亮的笑容,她說:「絕對不會留下來的,我要是留下來的話,那兩個笨蛋肯定會把村子弄得一團亂。」

 

至於留在木葉這種事,留給以後再想吧。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