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聚散終有時(手鞠中心)03

※說好的放假更新

※這次更新還是滿滿的砂忍村日常

※下次更新大概是五影會議的部分,希望不會被我寫壞XD

※手鞠的角色定位滿多的,但是寫的時候還是覺得身為「姊姊」的手鞠最真實!!

※可以閱讀的話我會非常感謝的↓↓









砂忍村的生活很寧靜。

與木葉相比之下手鞠反而更習慣這裡的氛圍,沒有什麼人會來打擾她。

一面整理著勘九郎替她搬進辦公室的物品,她將從木葉帶回來的文件全都放在桌上,一股不怎麼明顯的菸味仍是被她明顯的捕捉到了。

她認得這個味道,奈良鹿丸身上總是有這股淡淡的菸味,可卻沒有人知道她其實比誰都不喜歡這樣的味道。

遲疑了下,她索性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

並不明顯的菸味一時半刻也不會消散,更何況那股菸味會讓她想起在木葉的時光以及與木葉的人相處時的情景,這不禁讓手鞠覺得她之所以不願待在辦公室只是為了斷卻自己對木葉的念想。

索性回到風影居的手鞠一打開門便看見了與出門之前相比顯得更加整潔的環境,她忍不住笑出聲來。

顯而易見的是勘九郎並不會也不懂得維護環境的整潔,那麼唯一會做這些事的便只剩下沉默寡言卻腳踏實地的我愛羅。

她走進勘九郎房間,看見一如往常的髒亂忍不住搖了搖頭,捲起袖子她著手打掃起勘九郎的臥室,不出一時半刻她便整理得乾淨許多。

將整理時清理出來的垃圾打包起來,她走進另一個弟弟的房間。

與勘九郎房間裡四處堆放的半成品傀儡還有一堆不知道會被用在哪的忍具相比,身為風影的弟弟房間裡的東西顯得太過於稀少。

除了書櫃外,只有一張書桌以及一張床的房間實在是讓手鞠有些不禁擔憂我愛羅往後的生活。

打開衣櫃,手鞠看到了一直以來的那幾件衣服以及一、兩套正式場合上會穿的正裝,眼角瞥見了以前參加五影會議時所使用的斗篷。

「連這件都還留著,到底是多念舊啊。」

將那件顯得有些舊又有些髒的斗篷拿出來的同時,手鞠聞到了平時我愛羅身上總有的、屬於沙子的味道。

「還真是不能不承認這味道平時在砂忍村總覺得難聞的可以,可一旦是我愛羅帶著這味道的話就意外的讓人覺得很有安全感啊。果然那孩子不知不覺間也成為了能讓人安心的存在嗎。」

 

「手鞠。」

正當她將手中的斗篷重新掛回衣櫃內的時候,身後傳來了我愛羅清冷的嗓音,她迅速的將衣櫃關上後回頭有些尷尬的笑了。

「我愛羅,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然而對於手鞠的問題,我愛羅僅是不發一語的看著她。

「行了我不就整理一下房間嗎?你至於一直這樣看我。」

將剛才的行為強行合理化的手鞠義正嚴詞的看向了面無表情的我愛羅。

「去辦公室沒看見妳,就回來了。」

他移動步伐走到書桌前,打開抽屜拿出了一個包裝精緻而小巧的盒子遞給了手鞠。

「給我的?」

「嗯。我跟勘九郎選了很久才決定的。」

手鞠打開小巧的盒子,裡頭靜靜地躺著一條項鍊,是幸運草的形狀。

「手鞠生日的時候正好在木葉吧,我跟勘九郎在那之後一直找不到時機把禮物給妳,一直放到現在。」

抬起眼眸看著眼前總是面無表情,眼神卻比誰都認真的弟弟,手鞠忍不住笑了。

「幫我戴吧?」

將項鍊遞給我愛羅,手鞠背過身去。

接過了項鍊的我愛羅遲疑了下便將項鍊的扣環扣了上去。

「那麼,為什麼是幸運草?」

重新轉過身的手鞠帶著一如往常顯得爽朗的笑容向我愛羅發出了詢問。

「我跟勘九郎希望妳能一直都這麼幸運,能得到妳真正想要的。」

低頭認真的凝視著躺在胸前那個幸運草形狀的墜飾,她伸出手輕輕的摩娑著那個墜飾,覺得心裡感覺有些溫暖。

「晚上要吃什麼?」

「勘九郎在手鞠喜歡的食堂訂了位,說今晚去那邊吃。」

手鞠有些訝異的看向了仍站在那一步也沒移動過的我愛羅,想到了總是很囉嗦卻比誰都關心他們的勘九郎。

「明天我做些你們喜歡吃的。」

她笑著說,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再次看向了眼前的我愛羅。

「對了,你找我有什麼重要的事?」

「五影會議定在下個月,妳跟我去。」

想來在這之前她都不會再有去木葉的行程安排,但手鞠卻覺得這樣挺好的。

平時總是在村子與村子之間奔波,明明身為暗部部長卻什麼事情都丟給底下的人去做;明明是相依為命的三個人當中最年長的人,卻什麼事情都讓弟弟們去替她分擔。

她想利用到五影會議前的這段時間,好好盡一個暗部部長的職責;想好好當一個可以讓人依靠的姊姊。

 

「走了,手鞠。再不過去勘九郎要等不及了。」

「勘九郎那傢伙。等等我啊,我愛羅。」

回到她自己的房間整理了一下服裝儀容,手鞠對著鏡子裡的自己露出了自信的笑容,這才是她。

與我愛羅一起走到了那間食堂門口,果不其然看見了勘九郎在那邊等待的身影。

「勘九郎!」

出聲喊他的手鞠大力的揮了揮手,一旁的我愛羅則默默地踩著腳步停在他們兩個身後幾步的距離。

「這不是手鞠嗎,好久不見啊。」

於門口替顧客結帳的老闆看著他們三個,認出了常來的手鞠後熱切地打了招呼。

在店員的帶路下,手鞠三人很快就到位置上就座了。

木製的裝潢以及精緻樸實的設計,牆上掛著一幅溫馨的全家福,窗台上擺放著幾盆紫花,淡雅的花香在店裡飄散,勘九郎忍不住想「果然是女孩子都會喜歡的店」。

手鞠點了一碗蔬菜湯還有甘栗當作點心,剩下的菜色則全部交給兩個弟弟去選擇。

吃飯的時間她與他們分享了在木葉的時候做了些什麼,以及在那邊發生過什麼事情──當然她跳過了與山中井野起爭執這件事。

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食堂,手鞠伸出手去拍了拍勘九郎的肩膀並揉了揉我愛羅的頭。

「今天謝謝你們兩個啦。不管是幫我接風也好,或是生日禮物也好。」

「我愛羅你把禮物給手鞠了嗎?!」

相較於現在才得知這件事情的勘九郎,我愛羅只是平靜地回應了聲「嗯」。

「你為什麼不跟我商量一下啊,剛剛一起給她不是很好嗎?你看著我啊我愛羅!」

不知道為什麼仍舊喊叫著的勘九郎在我愛羅不耐煩的眼神以及一句「你好吵」之下閉上了嘴。

「你到底在吵什麼啊,我愛羅跟我說那是你們兩個一起幫我選的禮物,總之謝啦,勘九郎。」

「我只是覺得應該跟我商量一下送禮物的時間。」

對於這麼說的勘九郎,我愛羅再次望了他一眼便不再看他。

「不過算啦,這樣也挺好的。」

「對了手鞠,妳什麼時候還要再去木葉?」

「五影會議結束之前都不會再過去,我可是風影大人的護衛。」

看著這麼說的手鞠,勘九郎像是表示贊同一般點了點頭。

先不管木葉的奈良鹿丸對手鞠是怎麼想的,不過勘九郎覺得手鞠暫時是不會考慮那些兒女情長的。

真要問勘九郎為什麼會這麼覺得的話,他大概會說「因為手鞠是我姊姊」這種不明所以的回答吧。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