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聚散終有時(手鞠中心)05

※我的時間軸被我搞得有些混亂,有時間要再去補一下the last了

※有時間我再重新調整一下五影會議的部分OTL

※另外這次的會議還是被我拆成兩次發了抱歉

※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往下閱讀,謝謝↓







聽著其他人講述有關宇智波佐助探查輝夜的空間時所發現的活動足跡以及相關建設,手鞠微微皺起了眉頭。

隱隱約約覺得有什麼陰謀的氣息讓她意外的覺得有些習以為常。

大概正是因為砂忍村長年都是這樣的行事作風吧?一種不明所以的熟悉感讓她有些嗤之以鼻的笑了。

注意到我愛羅的視線,她忍住了笑意,重新以嚴肅的神情面對這次的會議。

時不時與奈良鹿丸對上視線,她會故作無奈的聳聳肩示意這次的會議有多漫長與無力,像個調皮的孩子。

接著她還未等奈良鹿丸有所反應便捕捉到了那些影尖銳而刺耳的嘲諷,暗示他們砂忍村這次也沒有盡上什麼綿薄之力。

若是照她的個性,這時候肯定已經脫口而出憤慨而顯得激昂的話語,但她還是清楚的,現在是五影會議,不是她做一個跳樑小丑讓自家風影大人難看的場合。

 

「那麼,我也想請問各位一個問題。」

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身後姊姊的焦躁與壓抑著的憤怒,我愛羅清冷的開口了。

「你說說看吧。」

身為水影的照美冥帶著有些嫵媚的笑容回應,饒有興致的打量著眼前年紀尚輕的風影。

儘管於忍界大戰時他們利益一致、說是認可這麼年輕的孩子成為優秀的領導者也並非不可,不過糖給的也必須適可而止。

「在嘲諷我無法提供什麼力量之前,為什麼沒有人出手協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說到底有相同理念也只僅限於戰爭中,是嗎。」

「這麼說太言過了,風影。我們也正處於重建階段,彼此都自顧不暇。」

面對回應的照美冥,我愛羅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知道我愛羅不擅長辯答、也不會輕而易舉將村子的狀況透露給其他人知道,但已經感到十分疲憊的手鞠還是忍不住出了聲:「抱歉,我打個岔。」

將眾人的注意力從我愛羅身上引開,手鞠壓抑住剛才的怒火以及心中因要在眾影面前發言而稍微引起的不安,她以有些低沉的嗓音重新開口:「或許每個村子都有自己的問題要處理,彼此之間都沒有互相支援及幫助的空閒,但你們能理解砂忍村的貧困嗎?我弟弟一個身為警備巡邏隊隊長、一個身為風影,而我自己身兼外交事宜及暗部部長,我們從戰爭結束至今三天才休息一次,就那麼幾個小時。然而村子的重建狀況並不理想,資材幾乎都要耗盡,現今進行五影會議還要被眾影嘲諷,身心上的煎熬已經讓我們都快要喘不過氣來。」

「同情並不能幫上什麼忙。」

照美冥這麼說著,她抬眼看向發話的手鞠,有些意味深長地看著她。

「不過,我這邊現在可以調派一些人手過去協助,風影意下如何?」

「資材的部分上次手鞠來並沒有提起,還缺些什麼我讓人送過去吧。」

身為第六代火影的卡卡西也隨之發話,一面示意身旁的鹿丸將這件事納入優先處理的事項,要他會議結束後去向手鞠確認需要提供的幫助有哪些。

 

「手鞠只是太累所以才會說出這些話。不過我替她向願意提供協助的水影及火影道謝。」

看著神色平靜的我愛羅,照美冥擺了擺手讓這個話題中斷。

「回到我們原本的話題吧。我認為有必要多派一些人手去調查關於大筒木舍人的事情,各位意下如何?」

等其他影相繼表示贊同後,大軒緩緩開口:「風影如果手頭上撥不出人力的話可以不用勉強。」

「謝謝您的好意,我會想辦法空出人手的。」

搶在我愛羅前頭不甘示弱地回應了大軒的手鞠讓我愛羅微微勾起了唇角。

手鞠的反應讓他確信現在的她已經差不多重新振作了。

再者像他姊姊這般不肯示弱的女性大概也沒幾個。

趁著中間休息的空檔,我愛羅回頭看向稍微鬆了口氣的手鞠。

「啊、抱歉了。剛才的表現很糟糕,對吧。」

相較於手鞠坦率的話語,我愛羅稍微遲疑了一下才搖了搖頭。

「沒什麼。手鞠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

「那叫任性吧。不過,謝啦。」

不明白手鞠為何突然向他道謝,我愛羅僅是沉默地看向他強打起精神的姊姊。

「剛才替我說話了吧。我原本沒有打算要低頭示弱的…不過那樣的作風大概會把所有的影都變成你的敵人吧,抱歉啦,考慮不周。」

「手鞠,休息一下吧。」

看著沒有正面回應話語的我愛羅,手鞠楞了一下隨即露出淺笑。

「我還可以。會議結束後我會好好休息一下的,讓你擔心了啊。」

「不用勉強也無所謂。我說過了,手鞠不足的地方由我來。」

聽著我愛羅清冷的聲線,手鞠有些恍神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你跟勘九郎都已經成長很多了。以後就再也不需要我陪在身邊了吧?這麼一想突然有些寂寞啊。」

「手鞠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我跟勘九郎都是這麼想的。」

隨著這句話落下的同時,下半場的五影會議將以大筒木舍人重新開始話題。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