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聚散終有時(手鞠中心)06

※五影會議?沒有(欸

※姊弟吵架?單方面的(欸

※總之算是滿滿的手鞠與我愛羅吧

※少部分漫畫前期提要?

※另外好想認識新朋友啊QAQ

※可以的話請往下閱讀,謝謝↓






直到五影會議結束,手鞠都安分的未再發過一語。

我愛羅在會議宣告結束的同時回頭看向擔任護衛的手鞠,如他所想的那樣,他的姊姊現在正好鬆了口氣似的放鬆了肩膀。

「手鞠。」

「啊,我沒事。」

勉強露出了一點笑容,她的肩膀被奈良鹿丸拍了拍。

「妳等等有空吧?」

「說沒有你會信?」

她冷言反駁,抬起頭望向我愛羅那邊時只看見了飛揚的紅色衣角消失在門口。

 

我愛羅在生氣。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身為姊姊的手鞠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平常弟弟不會展露的情緒。

匆匆忙忙的與鹿丸道別,她加快腳步在木葉的街道上奔跑著,到處也找不到那個讓她放不下心的弟弟。

「我愛羅…」

不發一語就不辭而別的弟弟讓她有些恍惚的想起了多年前的夜晚,什麼也未曾說過的父親對夜叉丸下達了指令,要他殺了身為祭品之力的我愛羅。

那時候她什麼也沒有說,也什麼都做不到。

明明想著要保護最重要的弟弟、因為那是母親用盡氣力也守護到最後的生命,然而在明瞭了他是祭品之力的那瞬間,她便知道一件事。

她害怕她的弟弟遠勝於要當一個好姐姐來保護他。

如果媽媽知道她與勘九郎都害怕著那個弟弟,會是怎麼樣的反應呢?

她曾想過要問身為他們舅舅的夜叉丸,然而在夜叉丸吐出了「其實我愛羅少爺也是很孤獨的,手鞠跟勘九郎都要與他成為真正的“家人”,好嗎?」的瞬間,她卻違背自己的本意欺騙了夜叉丸。

相較於勘九郎誠實的面對內心說出了「那種怪物我怎麼可能跟他當家人!」,她卻欺騙了自己、欺騙了家人,笑著說:「我會努力的」。

而這就是結果。

那天晚上誰也沒有阻止夜叉丸去傷害我愛羅,勘九郎沒有、手鞠也沒有。

他們都心知肚明,我愛羅會殺了夜叉丸。

造就了這個結果的是他們,錯的並不是我愛羅。

而那之後他們卻把責任都推給我愛羅,指責他的不是、說他是個失敗作、蔑視他的存在,將他推向修羅的道路。

拯救他的不是身為「家人」的他們,而是同樣身為祭品之力的漩渦鳴人。

是他成為了我愛羅的朋友,是他給了我愛羅改變,讓他學會如何去保護別人,給了他「成為能夠守護他人的風影」的夢想。

 

「我愛羅!」

手鞠在大街上喊著他的名字,全然不顧街上的人們熙來攘往,也不顧他們看向她的視線。

「別喊。」

身後清冷的聲線讓手鞠鬆了口氣,她回頭看向站在她身後的少年,扯了扯嘴角露出勉強的笑容。

「我以為,我又把弟弟弄丟了。」

她的嗓音透著無力,強勢的她如今帶著無力的疲憊感以及不知所措。

「我有話想告訴你。」

「嗯。」

拉過手鞠的手將她帶到慰靈碑附近,我愛羅停下腳步看向一直都低著頭的她。

「說吧。」

「就像我所說的那樣,都是因為我跟勘九郎沒有“資質”,所以才會由你成為祭品之力。可是我真正想道歉的並不是這件事,我愛羅。」

手鞠有些無力的靠著慰靈碑坐下,單手環抱著膝蓋,她沉默了半晌才繼續開口:「當初都是我沒有實踐我的諾言,我明明答應過夜叉丸要成為你真正的“家人”,結果我卻沒有做到。到了現在才成為家人的我跟勘九郎,至今到底都帶給了你什麼啊…!」

看著將臉埋進雙腿間的手鞠,我愛羅在她身邊同樣靠著慰靈碑坐下。

「手鞠,我並不恨你與勘九郎。或許妳並沒有遵守諾言,但妳一直都嘗試著要接觸我吧。我很感謝妳。」

「對我來說,妳就是我的姊姊。是我重要的“家人”。」

看著手鞠望向他的視線,我愛羅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謝謝你,總是在我最失落的時候說出這些話。還有,謝謝你總是對我說這些很重要的話。」

她輕聲說道,旋即像是沒事一般站起身來。

「你跟勘九郎都希望我一直是那個強勢的我吧?我會做到的,所以我能繼續當你的姊姊吧?」

看著手鞠有些單薄的背影,我愛羅跟著站起身來,他拍了拍衣服上沾染的塵土。

「無論是怎樣的手鞠,都是我的姊姊。」

手鞠回過頭來看他,逆光的臉龐看不清神情,但我愛羅想她應該是笑著的。

像往常那樣露出爽朗的笑容。

「走吧,我帶你去街上逛逛。」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