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改變(夏洛特中心,微凱倫貝克、夏洛特)

※看不懂我在寫什麼吧哈哈
※請當作是復健期的產糧,我真的很久沒寫夏洛特了
※儘管如此她還是我可愛的孩子
※追了凱倫貝克這麼久,也該覺得累了吧?
※所以想讓她做些改變,如果可以的話請往下閱讀,謝謝↓

















「老師,為什麼要領養我?又為什麼要把我遺棄在教會?」

初來到宅邸的前幾日,凱倫貝克遇到了昔日由他撫養長大的少女,然而既沒有感人的重逢、更沒有溫暖的歡迎,有的只是夏洛特有些哀傷又有些絕望的話語。

問他當初為何帶給她希望、卻又將絕望賦予她?

 

這幾日凱倫貝克的精神狀態並不算很好。

反觀這樣的他,與之對比的夏洛特顯然過得比他要好上許多。

平靜溫和的笑靨帶著些許撫慰人心的力量,或許正是如此才能讓她在宅邸裡以一個起不了多大作用的輔助角色存活至今。

殘酷點的說法便是,戰場上不需要沒有力量的人。

「曾幾何時,那孩子也能做到這般?拋下殘酷而蘊含力量的話語後便轉身離開。」

「在你來到這個地方之前,夏洛特小姐跌跌撞撞的跌倒了許多次,但是每次她都用自己的力量爬了起來,她曾說過“沒有力量的人最後不會被選擇,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更需要獨立,這樣才不會再有受傷的一天”。我不知道你跟那孩子之間發生過什麼,我也不需要知道這些。但是大小姐疼愛著那孩子,為此若是哪天你會傷害到那孩子,我會與你為敵。」

凱倫貝克望向身旁身著軍服的男性。不發一語的凝視著對方儘管不是他的風格,但他也想掌握目前的情況。

「如果沒有自信或能耐能好好照顧對方,就不要貿然將人帶走。這個道理不論是用在動物或是人身上,應該都是顯而易見的吧?」

「你是?」

「里斯,如果你需要的只是我的名字。」

自稱為里斯的男性站起身離開座位,凱倫貝克看著他往包含夏洛特在內的孩子們走去,與那群孩子打成一片的模樣不禁覺得有點羨慕。

「覺得自己的孩子被搶走了?」

平淡如水的嗓音從身旁傳來,凱倫貝克回頭望向發話的人的同時,眼角餘光也瞥見了里斯伸手揉了揉夏洛特的頭時、少女露出的靦腆笑顏。

 

站在他身旁的是一尊人偶。

「初次見面,我是引導者。」

體認到眼前打扮細緻的人偶就是方才里斯口中的「大小姐」,凱倫貝克點了點頭。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怎麼會?夏洛特就只是個普通的孩子。我需要她,所以我帶走她;我不需要她,所以我留下她。」

面對凱倫貝克的回答,人偶只是沉默了許久才吐出了四個字:「違心之論」。

於此同時,凱倫貝克的肩膀被人拍了拍。

他望向來者,夏洛特的面容映入他的眼中。

那是故作堅強的神情,從前凱倫貝克已經見過太多次。

「老師、不,凱倫貝克先生,要來參加我們的茶會嗎?」

她改變了稱呼,像是要在彼此之間劃清界線。

「大小姐也一起來吧?」

牽起人偶的手,夏洛特再次保持禮貌的與凱倫貝克做出邀請,隨即便先邁開腳步離開,回到另一邊的人群中。

「夏洛特、對不起。」

有些驚愕地看著與她道歉的人偶,她有些哀傷的搖了搖頭,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了有些苦澀的笑容。

「不是大小姐的錯哦。我大概早就知道凱倫貝克先生會說出這麼傷人的話了,只是願不願意承認的問題。」

「明明不是這樣的…。」

她溫柔的摸了摸人偶的頭,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沒事的,里斯先生與大小姐、宅邸裡的大家都很疼愛我,將我視為重要的同伴,這樣就夠了。我會打起精神來的,所以大小姐也不要放在心上,好嗎?」

看著似懂非懂的點了頭的人偶,夏洛特端了茶點給她享用。

從始至終都站在一旁的凱倫貝克覺得他像個外人,即使見到了從前的戀人、從前撫養長大的孩子,卻都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第一次看見夏洛特戰鬥的凱倫貝克領略到了她的成長。

她唱的歌帶有哀傷與溫柔的歌聲、她跳的舞蹈帶著優雅,她用她的方式保護著她自己與同伴。

與以前只會躲在他身後的女孩不同,現在的夏洛特是個學會了去戰鬥的少女。

如果身邊的同伴都受了傷,她會肩負起戰鬥的責任,站在前頭替同伴爭取治療的時間,即便受了傷她也絕不喊一聲痛,像是這樣便能夠與過去的自己做出區別。

當魔物朝凱倫貝克揮下銳利的爪子時,夏洛特擋在前方用大聖堂抵銷了這次的攻擊。

「凱倫貝克先生,沒事吧?」

「夏洛特,傑多與沃蘭德需要妳幫忙治療。能麻煩妳過來一趟嗎?」

附和了里斯的話語,夏洛特朝那兩個孩子身邊跑去。

「那麼就麻煩里斯先生戰鬥了。」

「那正是我的工作啊。」

看見里斯充滿自信的笑容,夏洛特也露出了信任的笑容。

「或許治療我比不上音音夢小姐,不過這點程度的傷可是難不倒我的!」

 

凱倫貝克意識到了重要的事。

夏洛特已經成長為不再需要依靠他的少女,她有了自己的目標及夢想。

戰鬥結束後,夏洛特走在凱倫貝克身邊。

「在想什麼?」

「…沒什麼。」

「是嗎。那個,我啊…已經成為一個不需要凱倫貝克先生保護的孩子了,儘管如此我卻覺得胸口仍然空蕩蕩的。您聽說過嗎?當愛上一個人的時候,給出去的靈魂就再也要不回來了。」

夏洛特停頓了下,對凱倫貝克露出了有點悲傷的笑容。

「我想,我一定是因為這樣才會覺得好像少了什麼。但是來到這個地方後,我也下定了決心,我要成為一個不需要您也能活下去的人,只有這樣我才不會一直活在被您拋下的過去脫不了身。」

她伸出雙手握住了凱倫貝克的左手,用殷切的眼神望著凱倫貝克一直以來都十分精緻的面容。

「您會祝福我吧,老師?」

「妳還會,再喊我老師嗎?」

聽著凱倫貝克有些嘶啞的嗓音,夏洛特悲傷的搖了搖頭。

「如果還是這麼叫您的話,我一定還會依賴您的;而您也會認為我仍然是那個需要您的孩子。我想我們都該與過去做訣別,從今往後我會稱您為凱倫貝克先生,您仍然可以以夏洛特來呼喚我,我想這便是我們的全部吧。」

 

意識到這便是夏洛特的決心,凱倫貝克不發一語的跟隨他們的步伐走回了宅邸。

「怎麼了?」

「那孩子已經不再需要我了。」

里斯看著凱倫貝克,拍了拍他的肩。

「振作點。即便夏洛特那孩子說了想要有所改變,難道你們不能建立起夥伴的關係嗎?師生也好、父女也好,那又不是你們之間的全部。」

「你什麼也不懂,所以才能說的這麼輕鬆。」

「夏洛特曾經說過你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即使我什麼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孩子一直都對你抱持著謝意,她絕對沒有恨過你。既然這樣,創造新的關係並不是困難的事吧?」

沒有回應里斯的話語,凱倫貝克像是在思考些什麼。

「你也該放手了吧?那傢伙比你想像的要勇敢多了,連我這種惡魔都能夠接納的人可不是什麼軟弱的傢伙,你還想把她當孩子多久。」

庫恩的嗓音帶著戲謔與嘲諷傳來,對此凱倫貝克抬眼瞪了他。

「…是啊。那孩子其實比我想的要勇敢,也比我想的要寬容。知道了,我會試試看,建立新的關係。」

 

如果這就是夏洛特所希望的改變,那他也會去嘗試改變,如果這樣便能得到新的幸福。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