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空翼@Charlotte

ニコニコ歌い手のゆう十さん大好き♥
不過這裡大概只會發布一些同人,日常或是其他移駕噗浪
噗浪網址請戳→ http://www.plurk.com/lily40432

里斯中心「指引」

※恭喜前輩出復活卡!!

※為此我讓凱倫貝克挨了一拳(笑

※角色個性屬於本家,其餘屬於鐵克威,可以接受請往下閱讀,謝謝↓












「也到說再見的這天了。」

「里斯先生打算去哪裡呢?」

面對提問的女孩,里斯稍微露出了笑容。

「回去找我的歸處。」

「是這樣呢。」

她有些懵懂的附和著,將手中剛泡好的花草茶遞了一杯給里斯。

「夏洛特妳呢?之後想做什麼?」

被問到的少女輕輕側過頭來,以美麗的酒紅色雙瞳遲疑地望著里斯。

「還沒有想到哦。所以才會直至現在都沒有選擇回歸。」

「也未必是件壞事啊。妳還是個孩子。」

里斯抬起頭望著大廳中央懸掛的水晶吊燈,飲了一口仍冒著熱氣的花草茶。

「但是,好好思考一下真正想做的事吧。對妳肯定不會是壞事的。」

「您也一直都是這樣指導傑多與沃蘭德的嗎?」

夏洛特輕聲開口,軟糯的聲音夾帶著困惑問向身邊顯得若有所思的男人。

「那兩個傢伙從來都不需要指導吧。妳知道的,他們兩個就是那樣的孩子。」

這次輪到夏洛特思考里斯話中的涵義。

她對其他人的過去並不是那麼詳細的了解,但是對於比她的年紀還要輕的孩子她卻也投以十足的關心。

間或曾從聖女之子口中聽過關於那兩個孩子的事情,她曾經想過為什麼那兩個孩子仍能保持那樣的樂觀開朗,至少那是她所渴望的理想。

 

看見夏洛特陷入了思緒中,里斯將手中變溫的花草茶一口飲盡後重新開了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煩惱,教妳一個耍小聰明的方法吧。」

「嗯?」

面對發出疑惑聲音的夏洛特,里斯對她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適時的使用妳所擁有的力量吧。為了活下去、為了找到想要的答案或目標,這是不可或缺的。相較於壓抑自己的情感與力量,我覺得還不如就這樣去使用所擁有的。」

夏洛特露出了有些靦腆的笑顏,再次替里斯倒了一杯花草茶。

「里斯先生所說的,與老師當初教我的完全不同呢。」

夏洛特頓了一下,重新望向里斯後又再度開口:「老師說與他人不同,很容易招致危險。所以他總是要求我不要使用我擁有的力量。我曾經違背過他的話語,而那之後我便被老師拋下…我想這便是我該付出的代價。」

屬於里斯寬厚的手掌心有些粗暴的揉了揉夏洛特的腦袋,但夏洛特卻感覺到了隱含在裡頭那笨拙的情感。

「里斯先生?」

「如果能夠保護自己、能夠保護自己所重視的人,即便會被拋下我也會使用力量。妳只要做妳覺得正確的事情就行了吧?」

與凱倫貝克溫文儒雅的聲音不同,里斯低沉的嗓音透著一股讓夏洛特感到安心的感覺,她忍不住想:就連里斯都是如此正面的人。

「可以拜託您一件事嗎?」

「說吧。」

對里斯露出了靦腆的笑顏,她輕輕開了口。

說出口的話語沒有傳到里斯耳中,少女微弱的音量或許是因為那是難以啟齒的要求而變得毫不清晰。

但是里斯仍舊明白了夏洛特想拜託他的事。

再次以寬厚的掌心揉了揉少女的頭,他看見夏洛特露出了滿足而純真的笑顏。

 

於此同時,凱倫貝克自樓上踏著階梯來到了大廳。

許久未曾見過的、屬於夏洛特開心的笑顏就這麼毫無防備的映入凱倫貝克眼中。

而與夏洛特一起的,是他平時並不會特別去套關係的里斯。

「聊些什麼?這麼開心。」

聽見凱倫貝克的聲音,夏洛特收起了笑顏,她迅速站起身慌張地擺動著雙手說:「沒事的,老師」。

「夏洛特。我應該說過,不能說謊。」

朝少女邁開腳步,並未透出怒氣的凱倫貝克在觸碰到少女前,伸出的手便被里斯擋了下來。

「我不管你平時是怎麼管教她的,但是她在害怕你。別再這樣對她了。」

「與你無關。那是我與夏洛特之間的事。」

面對他擺出的距離感,里斯只是無動於衷地繼續阻擋在他與夏洛特之間。

「聽不懂嗎?別再多管閒事了,你根本什麼也不懂。」

看著因彼此想法不同而幾乎要產生爭執的兩人,夏洛特跨出腳步向前、用力抓住了凱倫貝克的手。

「不要再這樣了!老師你別再管我的事情了!」

她像是要將這些日子來所累積的不滿全發洩掉一樣,對著凱倫貝克便是大喊。

而後溫熱的淚水打在凱倫貝克的手背上,夏洛特哭了起來。

「不要再對里斯先生那樣說話了!因為老師總是教我逃避,所以我才會在這裡與里斯先生談話,因為傑多與沃蘭德總是說里斯先生給了他們面對的勇氣…我只是,不想再當一個孩子了。」

她哭著說完這些話,凱倫貝克沉默著掙開了夏洛特的手。

「那麼,今後我不會再插手妳的事。相對的,妳別再與我搭話,這樣也無所謂嗎?夏洛特。」

隨著凱倫貝克冰冷的話語落下,夏洛特只是掩面哭得更大聲。

 

再也無法壓抑怒氣的里斯朝凱倫貝克揮出了拳頭,將凱倫貝克打倒在地上後,里斯指著夏洛特對凱倫貝克大吼。

他說:「那是你的孩子!你的話語比責備還要傷人,你究竟想從她身上得到什麼?這樣能讓你更有愉悅的感覺嗎?你明明知道除了你她什麼也沒有!」

「你憑什麼介入我們之間的事情。」

「因為我們是同伴!」

凱倫貝克冷漠地看著他們,哭泣的少女、因他而大發雷霆的男人。

而他卻絲毫沒有罪惡感或愧疚感。

「夏洛特。」

「老師,我一直都有在想…雖然我想要長大,但是我也想繼續與老師待在一起,這樣難道不可以嗎?」

她顫抖著聲音對他拋出疑問,面對試圖找出解決之道的少女,凱倫貝克抿緊了唇,最終像是投降般嘆了口氣。

「就這樣吧。趕快去睡了。」

「…抱歉,我揍了你。」

看向冷靜下來的里斯,凱倫貝克稍微勾起唇角便搖了搖頭。

「當作一筆勾消吧。你打醒了我,而我做出了目前最適當的選擇。」

 

翌日早晨,里斯隨著從房門口傳來的敲門聲而清醒過來。

確定不會吵醒身旁仍在熟睡的聖女之子後,里斯下床套上軍服才將門打了開來。

站在門口的夏洛特對他鞠躬,說:「昨天晚上對不起,里斯先生。讓您介入了我與老師之間的事情,還讓您發了那麼大的火。」

「比起這些,妳想到自己想做的事了嗎?」

面對里斯的提問,夏洛特抬起頭露出了明亮的笑容。

「是的,我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非常謝謝您。」

评论
热度(2)